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暢銷輕小說作家魔女星火復出力作!《微笑惡魔》試閱01

第一章  天空的「奧德賽」

 

    01

 

  懸浮大陸「伊妮雅」的西北邊緣地帶,一條由純粹的魔力凝聚而成的冰藍光帶,取代雲層覆蓋於雄偉綿延的山脈頂端,徐徐流動。

  這裡是大陸奇景之一──「星輝山脈」。

  山脈深處,是一處盛產罕見魔力晶礦資源、並有各種蘊藏魔力的動植物生存的危險密地。諸如星輝山脈的特產「星輝水晶」,便是「煉金術士」這個職業眼中無價的瑰寶。

  不過由於數量罕見,也使得收購價格奇高,哪怕星輝山脈蘊藏的危險也是世界排行前幾名,可其中的利益還是讓無數冒險者趨之若鶩,但真正能從中發財致富的卻是少之又少。

  潔安小鎮位於「星輝山脈」最外圍的山腳下,是進入星輝山脈的唯一通道,無數冒險者來往其中、各式商行林立,人來人往的盛況熱鬧非凡。

 

  一名肩上趴著一隻小惡魔的冒險者,正準備前往星輝山脈進行單獨探索,決定在出發前先在潔安小鎮採購一批物資。按照在鎮內酒館打聽到的消息,他根據路旁的指標引導,邁步前往鎮上一間風評最好的探險用品店家。

  在冒險者行走間,路人每每見到趴在他肩頭上小歇的小惡魔,總會面露戒備,甚至是避而遠之;冒險者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情況,倒是不以為意。

  小惡魔看似弱小,卻是頗為凶殘的下位魔力生命,此時正面露凶光地掃視四周,尋找比他更加弱小的魔力生命,好找個機會將之吞噬,藉此壯大自己。

  片刻後,冒險者來到一間人聲喧嘩的寬敞店面。在入口處,一群或是英俊帥氣、或是年輕貌美的男女服務生站成兩排迎接客人。從那統一的酒紅色制服到整齊劃一的鞠躬動作,一再彰顯這間店的非凡水平。

  這間隸屬「巴隆商行」的店面販售有各式用途的冒險用品,亦收購冒險者從星輝山脈中帶出的各種材料,是潔安小鎮中最具名氣也是人潮最為熱絡的大型店面。

  冒險者走入店面,一名年輕嬌俏的女服務生笑容滿面地上前迎接。她的目光輕輕帶過冒險者肩上蹲坐著的小惡魔,小心藏起眼中的防備。

  「歡迎光臨,不曉得客人需要什麼呢?本店設有防具武器區、藥劑魔藥區、特殊裝備區,亦提供高價收購星輝山脈各式特產的服務……」女服務生口齒伶俐地為冒險者詳細解說店內的商品與相關服務。

  冒險者端詳著女服務生姣好的容顏,以及制服短裙底下露出的長腿,竟是起了色心。他環顧一眼人群眾多的店內,立即選中一個櫃架較多的位置,在和女服務生詢問商品特色的同時,也暗中將她引了過去。

  瞧他熟練的模樣,顯然過去做過不少類似的事情。趁著有櫃架遮掩,藉機偷吃女服務生豆腐。

  女服務生一心只想爭取更多的業績,卻不曉得被色狼盯上。她見冒險者在她的推薦下,豪氣地一連買下不少物資,登時心花怒放,就連冒險者是需要多加防備的惡魔契約者都忘了。

  冒險者展現出了豐厚的財力,在見女服務生逐漸失去防備,便表明同時自己想要入手一些罕見用具,目光也悄悄地看向店內比較沒有人前往的高價商品區域,眼中閃過一絲色慾。

  他肩上的小惡魔無聲地笑著,彷彿在期待什麼「好事」發生。

  「好的,客人請跟我來。」女服務生笑容滿面地引領著那位冒險者前進。

  店內一名同樣穿著服務生裝扮的黑髮少女正半跪在櫃架邊忙補貨,好巧不巧地注意到那位女性同事的行動。

  黑髮少女靜靜地注視著笑容滿面的同事與冒險者漸行漸遠,目光不禁落在冒險者肩上的小惡魔身上,黛眉緊蹙,嘟囔道:「惡魔契約者嗎?不會又是一個被惡魔蠱惑的笨蛋吧。」

  惡魔是較難操控的魔力生命,由於其性格的極端性,凡是心性不正、意志不夠堅定的人類容易被惡魔蠱惑,普通者就是吃人豆腐、偷取錢財、落井下石或是背叛同夥一類的行為;嚴重者則會做出一些傷風敗德、甚至是造成死傷的事件。

  也因為惡魔本身是比較激進的物種,更因其能夠窺視人類的想法藉此操控人類,所以世人對惡魔契約者多是排斥疏離的態度。店長曾不只一次告誡大夥要格外注意惡魔契約者,怎麼這次她的同事會沒了戒心呢?不過一想到對方家中最近遭逢變故、急需用錢的情形,少女長嘆了一口氣,將手邊正待補上櫃架的商品扔在一旁,假裝擦拭櫃架,一邊緩慢小心地朝同事前去的那處移動過去。

  「這是星精鐵,是星輝山脈上的礦產中經過魔力星流積年累月的改變後出現的一種異種礦產,能夠大幅提升武器的鋒銳度……」

  女服務生正興高采烈地介紹商品,絲毫沒注意到站在她背後的冒險者正準備對她伸出狼爪!

  不遠處默默觀望兩人的黑髮少女見同事毫無防備,眼看就要遭遇狼爪偷襲,登時眉一豎,猛地起身,一個箭步衝上前,迅即如雷地抓住冒險者欲行惡事的手!

  「這位客人,如果你需要什麼商品的話,請告知服務生,由服務生為您服務,不需要勞煩你『親自動手』,不然我會通知護衛請你離開唷。」黑髮少女笑容可掬地說道,刻意強調了「親自動手」一詞,語中雖然沒有直白提起冒險者想要騷擾女服務生的意思,卻仍滿是警告之意。

  女服務生驀然回首,看見冒險者朝自己臀部伸來但被黑髮少女擒住的手,頓時一驚,有些後怕地退了幾步。

  冒險者襲臀被當場抓到,表情錯愕且陰沉,肩上的小惡魔更是表情猙獰,對著黑髮少女張牙舞爪,大有好事被破壞的怒意。

  一陣慌亂過後,冒險者好歹也是經歷不少生死危機的人,很快便又冷靜了下來。在小惡魔的暗示下,他語帶嘲諷地說:「哦,原來妳們這間店是這樣對待客人的?我只不過是想親手觸摸商品的材質而已,妳們這樣防備客人檢閱商品,莫非賣的都是假貨嗎?」他故意放高聲調,刻意吸引其他客人的注意力,就想藉事轉移焦點。

  就在他高聲叱責的同時,也默默觀察著眼前這位膽敢阻撓他好事的少女。

  少女個子嬌小,這使得她必須仰頭才能向冒險者投以警告的目光。她一頭黑色及肩短髮看起來格外俏麗,帶著幾許稚氣的精緻娃娃臉上綴著一雙恍若寶石般璀璨的紅色眼眸,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嘴邊那抹開朗陽光的燦爛笑容,淺淺梨渦帶著幾分甜美,只是此時多了幾分嘲諷與鄙視的情緒,卻使這張小臉更為生動。

  她穿著店內制式的酒紅色服務生裝扮,翻開的花邊領口繫著一條綁成蝴蝶結的白色絲帶,貼身的束腰設計與下半身穿著的百褶短裙令她看起來格外玲瓏有緻,唯一可惜的是她的胸前略為平坦。白色絲襪與暗紅色娃娃鞋,令整體看起來多了幾分甜美可人。

  黑髮少女胸口處的實習生胸牌暴露了她於店內的身分。

  最令冒險者格外注目的是少女那雙紅色眼眸。冒險者強壓下做壞事被逮住的慌張感受,在睥睨少女的同時,竟有種自己的靈魂就要被少女那雙豔紅眼眸吸入其中的恍惚感,內心本來熄滅的色心又有蠢蠢欲動的跡象。

  他就像是受到蠱惑一般,竟是鬼迷心竅,反手抓住少女擒住他的纖纖小手,臉上不再掩飾色慾,惡聲道:「妳居然敢妨礙大爺我找樂子,既然妳那麼熱心的想要『代替』妳的同事為我服務,那就讓我好好檢驗一下妳有什麼能耐好了──」

  邊說,冒險者空出的一手竟是朝黑髮少女微微隆起的胸口抓了過去!

  「啊!」本來招呼他的女服務生一個尖叫,沒想到居然有人膽敢光天化日下騷擾女性!更別提,現在店裡有很多人正因為他方才的喊聲而注意到這裡呢,這人未免也太過肆無忌憚了!

  黑髮少女的笑容不變,卻可以發現那雙紅眸裡頭蘊藏的怒氣更加澎湃。

  又來了,為什麼每一次都會變成這樣?

  這是第幾次了?每一次她因為看不過去而出手阻止想要騷擾同事的惡意客人,最後往往都會變成她被騷擾……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少女明白自己可不是什麼國色天香的美人,難道那一個個騷擾自己的男性眼睛都瞎了嗎?

  眼見冒險者的掌心欺近,少女紅眸一冷,怒聲道:「死變態!檢驗你個頭啦!」

  她拍開冒險者探來的魔爪,一個矮身主動欺近對方,熟練的肘擊重重頂在冒險者胸肺之間,愣是將對方撞退了幾步。少女動作不停,俐落的啟動了右手小指尾戒上的機關,隨即就像打沙袋一樣,一個上勾拳直接朝冒險的臉龐揍去!

  這一氣呵成的反制動作無比熟練,顯然少女是有鍛鍊過的。

  低估少女能耐的冒險者這下踢到了鐵板,還沒自注視少女紅眸而遭蠱惑的情緒中回神,轉眼便感覺下顎一陣劇痛,人也不受控制的仰頭倒下。

  「哼。」少女甩手朝倒地的冒險者扔出一罐藥劑,那傾倒而出的墨綠色液體迅速增生,無比黏稠的物質將掙扎不休的冒險者黏倒在地。

  「你們店裡都是這樣招待客人的嗎?我要檢舉妳!」冒險者這才回神,驚覺自己居然在大庭廣眾下想對少女伸出魔爪,一邊懊惱不已的同時,一邊叫囂著少女是如此地不尊敬客人,就想扳回幾分臉面。本來他自恃有錢有實力,以往騷擾女性都是如魚得水,這次也是諒目標物不敢對自己怎麼樣,最多只是私下賠錢了事,卻沒想到遭到這般強烈的反擊。

  見冒險者被黏稠物質束縛,少女的目光轉向在冒險者倒地瞬間展翼飛起的小惡魔身上。

  小惡魔一見少女如此剽悍的行為,當場嚇得就想落荒而逃。

  少女猜得出冒險者之所以會做出這樣不妥的行為,多少受到小惡魔的蠱惑。基於不能讓小惡魔逃、好讓牠有暗中生事的機會,少女就想制服小惡魔,但貪生怕死的小惡魔機靈地閃過她扔出的藥劑,展翅一拍,撞破了窗戶玻璃,沒一會兒就徹底消失了蹤影。

  「嘖。」少女低咒了聲,對沒能逮到冒險者的契約惡魔感到懊惱。

  「混帳,妳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擁有B級冒險牌照的哥薩克……」

  冒險者氣極敗壞的吼叫,卻沒想到少女回過頭來,一記狠辣暴力的撩陰腿踢向他的胯間,疼得他尖叫了聲,本來的發言登時戛然而止,臉上的強勢消失不見,人就像隻燙熟的蝦子一般,蜷縮成團,哀嚎不斷。

  「變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騷擾女性!B級冒險者了不起啊?A級的我都踢過了!」少女怒罵出聲,對做錯事還妄想仗著身分壓人的冒險者感到鄙夷。

  少女踢擊的力道之強,看得旁邊的男性客人臉色發白,下意識的夾緊大腿。光是這樣看見色狼被少女怒踢跨下,都覺得自己也跟著蛋疼了。

  事情從發生開始到結束也才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冒險者居然就被黑髮少女強勢地制伏了!

  懲戒完惡人,少女終於出了口惡氣,在停手後轉過身面對那些對她投以注目禮的客人們,揚起一抹甜美動人的笑容來。

  「不好意思讓各位客人受驚了,惡人已經伏法,接下來便由我向各位介紹方才我制伏惡人所使用的道具與藥劑……」

  少女「變臉」的速度之快,彷彿先前的凶悍只是曇花一現。

  「各位客人,請看看我小指上的這枚尾戒。別看它其貌不揚,它可是隱藏著一根細針,可以塗抹毒素或麻痺藥物,是能夠瞬間扭轉危機的好幫手喔!」少女展示指上的戒指,並屈指一彈,一根細小的銀針無聲彈出。

  「接著是這罐藥劑,這可是店內簽約的專家煉金術士特製、能夠快速制伏或牽制敵人的黏液藥劑……」

  少女趁著擊倒色狼,吸引店內客人注意力的時候,巧笑倩兮地介紹自家商品。其動作之熟練、言談間毫無生疏遲滯之感,顯然是個很能把握與利用機會的推銷人員。

  有了倒地的色狼當活招牌,不少冒險者紛紛上前詢問少女方才使用的道具詳情,少女熟練地一一答覆,場面因而變得熱絡,卻是無人思索一位冒險者為何會突然這般大膽的在大庭廣眾之下襲擊少女。

  在店內一角,先前差點就要遭遇色狼襲擊的女服務生,用著矛盾的眼神看著那被人群圍繞著的黑髮少女。心裡一方面覺得感激,一方面卻又備感嫉妒……

  不一會兒,店外的護衛趕至現場處理善後,讓黑髮少女更加放心地推薦商品。也因為這一次的突發事件,不少本來猶豫不決的客人在少女巧言推薦之下,下定決心添購物資,連帶也刺激了店內各式產品的銷售。

  「這一次一定能獲得不少分紅,大豐收啊大豐收~」黑髮少女滿面春風,滿腦子都是金光閃閃的錢幣,笑得可開心了。

 

  店外傳來了喧鬧聲,接獲報案通知的警備隊隨後抵達,本來正在圍觀色狼的觀望者一哄而散,只剩下制伏他的黑髮少女以及店內負責維持秩序的護衛。

  為首的隊長面目嚴肅地看著狼狽就擒的冒險者,以及對方那疼得縮成蝦球模樣的姿勢,不用猜便知道這又是一位被當場逮著的色狼現行犯了。

  正在處理公事的店長在得知店內發生的情況後,急忙趕來,正巧遇上警備隊的到來。

  警衛隊長和店長不約而同地看了看倒地的色狼,接著望向站在色狼身旁的黑髮少女。

  黑髮少女氣呼呼地指著地上的冒險者說道:「隊長先生、亞魯店長,這傢伙想要騷擾我的同事!」

  帶隊的中年警備隊長無奈嘆道:「小姑娘又是妳啊,上個月和上上個月,貴店抓到色狼也有七、八次了,最近的色狼到底是走了哪門子的霉運,偏偏都會碰上妳呢?」

  警備隊長搖了搖頭,一邊感慨少女的熱心,卻也為此感到不妥。畢竟,這些冒險者背後或多或少有點背景,要是一不小心惹上不能惹的人,對這名熱心的少女不是什麼好事。

  「小姑娘,雖然熱心是好事,但身為女孩子,有事情還是不要強出頭比較好。」說完,警備隊長指揮其他隊員,稍為詢問一下黑髮少女以及幾位目擊者事發經過以後,便帶著一臉懨懨的冒險者離開了。

  店內在警備隊離開不久後再度恢復本來的熱絡,只是眾人的談話間多了件趣事可以談論。

  亞魯店長是位頗有紳士氣質的中年男子,在和警衛隊一塊了解事情經過並送走警衛隊後,來到先前制伏色狼的黑髮少女身旁,輕咳了兩聲。他肩上趴著一隻變色龍精靈,若沒看見變色龍偶爾睜開的那對圓滾大眼,恐怕沒人會發現牠的隱藏。

  「唉,艾蜜絲,怎麼又是妳?」亞魯張口說出和警備隊長相同的感慨言詞。他頭疼地看著一臉無辜的黑髮少女,怎樣也不能理解為何他將本來是煉金助手的黑髮少女調來店面擔當銷售實習生後,短短三個月就逮到這麼多位色狼。

  一、兩次還可以用巧合解釋,但次數一多,連旁人都覺得詭異了。雖然他也知道店裡經常會有一些行為不良的客人,但大多數的服務人員基於冒險者背後的勢力與不想把事情鬧大的心態,遭遇這種事情往往選擇息事寧人,並不像黑髮少女一樣敢這樣大膽地跳出來制止這些惡人。

  亞魯店長頭疼地揉著眉心,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加強店內護衛的數量,好歹也給那些心懷惡意的客人們一點警惕。

  思索了會,亞魯語帶譴責地說:「艾蜜絲,我很感謝妳愛護同仁的心情,但我記得我提醒過妳,當妳察覺任何不妥時,要趕緊通知店內的護衛處理,妳怎麼都聽不進去?若是出事受傷了該怎麼辦?」

  店長話語中雖是責難,裡頭隱藏的關心之意卻令名喚「艾蜜絲」的黑髮少女頭越垂越低了。

  只是少女雖然慚愧,卻不認為自己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只聽她嘟囔道:「等我去喊護衛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嘛,蘇娜還有珊珊都是因為受不了一直被騷擾才離職的,我想店長也不希望員工一直來來去去吧?若我沒看見那就算了,但我既然看見了就不會放著不管。」

  少女雖然一副有在反悔的模樣,鏗鏘有力語氣卻聽得店長很是無奈。

  「唉,妳啊,不能老是這麼衝動。」雖然這麼說,亞魯也知道艾蜜絲的性子,知道她一時半刻改不過來,無奈地搖頭,勸道:「妳很幸運,還沒遇過有人回頭來報復,所以不知道那些冒險者的手段。為了妳也為了妳父親好,早早收斂妳的性子,省得真的出什麼意外後悔一生。」

  「店長,請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艾蜜絲露出自己招牌的燦爛笑容,信誓旦旦地應道。如果店長知道自己已經被「報復」了不少次,應該沒辦法像現在這麼平心靜氣的勸告她了吧?所以艾蜜絲決定隱瞞這件事,省得讓這位一向照顧自己的店長更加擔心。

  店長一臉憂心,但因為手邊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只好簡單交代道:「下班後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知道了。」艾蜜絲低著頭默默應了句。她雖不喜惹事,但不代表她沒有脾氣;這樣為他人出頭的舉止或許會替自己招來麻煩,不過與其在一旁冷眼旁觀,她寧願選擇不愧對自己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