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才作家草子信 × 美型繪師IKU《惡質化物語》試閱01:

楔子


 

西亞王國,和平且美麗的地方大國,同時是鄰近國家的貿易中樞。在這大陸上能與它相提並論的,僅有相隔一片草原的菲德薩王國。

兩國同為擁有強大軍事戰力的國家,但他們的國王非常忌諱戰火,所以雙方訂下約定,以草原為界,彼此互不侵占。

於是草原成了兩國國王共談商事的有名景點,後來甚至發展成小城鎮,漸漸變得越來越熱鬧。

兩國的感情十分友好,甚至常常約在此地見面,舉辦舞會等各式活動。

每當人們聽見城堡傳出熱鬧的歡樂聲響,便會跟著跳起舞來,這裡就是如此歡樂和諧的小地方。

直到有名自稱是「嗜血伯爵」的男人出現為止。

 


 

Chapter One:死亡率百分百的任務


01

 

「克特爾,恭喜你成為騎士!」

頂著如火焰般豔紅髮色的男人從後方逼近,用全身的力氣靠在露出不爽表情的克特爾身上,絲毫不覺得自己被對方厭惡。

他嘿嘿笑著,展現充滿陽光的爽朗笑容,開心不已。

被他壓住的人卻回頭瞪著他,「把你的手拿開,荷洛。」

「唉唷!順利成為騎士,你應該高興點才對啊,幹嘛板著一張臉?今天應該是你最快樂的一天才對,來,笑一個。」

荷洛俏皮用手指頭勾起克特爾的嘴角,想讓對方放鬆心情,但脖子立刻被長劍抵住,不留情面地緊貼著,讓他感受生命上的威脅。

他頓時僵住微笑,滿頭大汗地看著克特爾恐怖到了極點的凶惡眼神。

「你還是老樣子,真沒有幽默感。」荷洛識相地舉起雙手,往後退了兩步,「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神經太過緊繃,小心年紀輕輕就禿頭喔。」

荷洛放開手的同時,克特爾也將長劍收起,「確實,正式成為騎士讓我十分高興,但這只是個開始。」

「因為你父親是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

從小到大,荷洛早就聽這話聽到耳朵長繭,正是崇拜父親,克特爾才會立志成為騎士。如今完成夢想,克特爾卻說這只是開始?他實在搞不懂克特爾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雖然沒聽懂克特爾的意思,但荷洛也不太想仔細思考,搔搔頭髮說道:「不過我看那位團長大人,對你成為騎士並沒有很高興。」

「這是當然,因為我只是拿到資格,還沒有做出成果。」克特爾握緊拳頭,十分認真地對他說:「所以我得趕快拿下戰績,好得到父親大人的認同!」

「還真是熱血啊……」

「你別老是這麼慵懶,荷洛。」克特爾看不慣好友的懶散,指著他的鼻子開始碎碎唸,「聽說你上次出任務又鬧事了,對不對?別隨便給我父親增加工作量。」

「我是無辜的,是團長要我解決那群山賊的!」

「那也用不著把山賊們的食物吃光光,結果鬧肚子痛,害其他人以為你被山賊下毒暗算,直到衝上去找山賊們算帳,才發現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不小心吃太多,來不及消化……」

「既然沒辦法消化這麼多食物,就別吃這麼多。」

「沒辦法啊,那些食物發出『來吃我吧,我很好吃喔』的聲音,所以我才會不小心吃太多。」

「你倒是告訴我,食物哪時候會開口說話?」

雖然早已習慣荷洛的大胃口,但想到那次事情,身為朋友的他覺得百般無奈。

聽說他被山賊們下毒時,他也差點殺上山,幸好當時沒有這麼做,不然非常尷尬。

「你趁著這段時間好好休息,順便管管你自己的胃,我有事先走一步。」

克特爾不想跟荷洛說太多,腳步繼續往前走,可是這黏死人不償命的傢伙硬要跟上,還在他身邊繞來繞去,閒到極點。

「我不是說我有事要先走嗎?你跟過來幹嘛?」

「你哪有什麼事?剛上任的菜鳥才不會比我忙咧。」

荷洛故意用「前輩」的身分壓制克特爾,因為他知道,克特爾對這種事情很認真,只要這麼說就不會趕他走。

而克特爾的反應果如他猜想,臉很臭卻沒有要他離開的意思。

有時候,他會覺得克特爾的認真個性很棘手,但利用起來挺不錯呢。

不知節制的荷洛又把手搭在克特爾肩上,和他稱兄道弟,又問:「你急急忙忙到底要去哪啊?」

克特爾聽見這問題,忍不住朝他翻白眼,反問道:「你是故意裝傻,還是真的不知道?」

將壓在身上的荷洛推開,克特爾整整衣服,接著回答:「還不是為了赫諾斯城鎮的事情,這次該輪到我們派人過去。」

反正他知道,荷洛肯定不記得這件事。

「啊,時間過這麼快呀?」提起赫諾斯城鎮,荷洛的臉頓時垮下,厭煩地咋舌道:「對方這次派去的騎士撐了多久時間?」

「聽回報的人說,只有三天。」克特爾嘆了口氣,畢竟被派去的騎士有去無回,大家都認為這是死亡任務,能避則避。

向來懶散的荷洛也露出不安,恐懼地抖著肩膀,「千萬別找上我……我年紀輕輕,還沒把所有好吃的店家吃完呢,才不想為了這種事情送掉小命!」

「這可難說。」克特爾轉眼看著他,難得露出了奸詐的微笑,「如果把工作不認真的傢伙派過去,說不定可以大幅減少騎士團長們的勞務紛爭。搞不好這次被國王欽點的人,就是最愛鬧出事情的你。」

荷洛的臉都綠了,原本打算纏著人不放,這時卻果斷停下腳步,「你保重啊!那會議我就不參加了,反正我還被團長禁足中,哈哈哈!」

眼看荷洛用跑百米的速度逃走,克特爾突然有點羨慕他。

不過身為騎士,他不能存有僥倖!

而且再怎麼說,國王也不會派剛成為騎士的小人物去執行任務。

於是他挺起胸膛,深吸一口氣,稍微緩和心情後,再次朝城堡的方向邁步前進。


02

 

偌大的王城內聚集了許多騎士,克特爾和荷洛趕到的時候,現場氣氛凝重得像參加告別式。

事實上,接下任務的騎士和送死沒兩樣,所以西亞王國的騎士們私下都稱嗜血伯爵為「死神」。

被嗜血伯爵奪去的赫諾斯,不單單是西亞王國與菲德薩王國的交界點,用來顯示兩國和平的中央地區,還是有「普迪哥水晶」的重要採礦場。

關於這個水晶,克特爾知道的不多,但當年兩國會選擇將赫諾斯列為和平地區,似乎正好與它有關。

說實在話,根本沒人見過普迪哥水晶,而且關於它的傳聞甚少,可以說是傳說中的物品。但當年有著確切消息,證實赫諾斯有它的礦場。

同時得到消息的西亞王國和菲德薩王國,知道彼此為敵沒有好處,因此選擇那裏當成兩國交界,建立起代表「和平」的城鎮。

表面上,那是兩個王國友好的證明;實際上,雙方都派人尋找藏有普迪哥水晶的礦場位置。

當然,這不是毫無證據的八卦,而是事實,因為那時克特爾的父親就是尋找普迪哥水晶的搜索隊隊長。

「人真多啊!」荷洛難得看到這麼多騎士齊聚一堂,頓時有些興奮,根本沒注意到克特爾的思緒早已飄到九霄雲外。

克特爾回過神,問道:「你不是不想來嗎?」

「雖然我停職中,不過來逛逛也沒差吧?」荷洛開心地四處張望,彷彿來參加酒會一樣,完全忘記自己也是騎士。

明明先前決定腳底抹油逃跑,荷洛卻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又突然跑回來,還是用逛街的態度參加召集。

克特爾懶得多問原因,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理由,索性就讓他在旁邊當觀光客,但是自己對於聚集的騎士們也十分好奇。

平常騎士們都被王國指派到各地執行任務,幾乎不在城中,像這樣聚在一起的機會少之又少。

不過國王召騎士們回國,多半會選些沒有經歷,或者沒做出什麼功績的次等騎士。畢竟,即使想除掉嗜血伯爵這個心頭大患,也不能白白損失人才。

可是這次不同,聚集此處的騎士們,有不少受到國王青睞,或者取得多數功績。

像這樣名人團聚的畫面,還真少見。

身為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之子的克特爾,自小就常看到這些人進出自己家門,對他們的臉孔印象深刻,絕對不會認錯。

可是,每個人的臉上都非常嚴肅、認真,與荷洛的態度成反比。

或許感覺這裡死氣沉沉的,荷洛稍微收斂,沒有像之前那樣吵鬧不休、大聲喧嘩。

兩人站定位置,克特爾便看見站在國王身旁的父親。

「真奇怪,就算氣氛再死,也沒死得這麼徹底過。」荷洛摸了摸下巴,「感覺這次事情有點嚴重,克特爾。」

「是這樣嗎?」克特爾也這麼覺得,但他不想認同荷洛的話,免得他又高談闊論,「大家都知道這是死亡任務,氣氛死沉也是情有可原。」

「我又不是第一次參加召集,以前可沒像今天這樣。」

「那你說,是哪裡不對勁?」

「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又不會讀心術。」荷洛聳肩道:「我說不上來,反正有點奇怪啦。」

荷洛的態度曖昧,讓人懷疑他到底是真的這麼想,還是隨口說說而已。

霎時間,克特爾認為開口詢問的自己根本是個笨蛋。

和荷洛說完這件事情沒多久,站在王位旁邊的僕人大聲喊道:「國王陛下駕到!」

語畢,所有騎士整齊劃一地原地立正站好,將左手彎曲緊貼於胸口,單膝跪地,恭敬地低頭朝向地面。

安靜無聲的大廳內,只剩緩慢行走的腳步聲,直到站定位置,那個人才開口說道:「我想各位都知道,這次聚集的原因是什麼。」

初次聽見國王的聲音,讓克特爾些微緊張,屏息而待。

廳內沒有人抬起頭,連身上護甲摩擦的聲響都沒有,所有人都像石頭般跪在地上。

緊張到達了極點,連坐在王位上的國王也感覺得到,但他仍開口對所有人說:「我知道,各位都不想接下這個任務,但是根據我國和菲德薩王國的和平條約,雙方必須交替派出值得信任的騎士,直到順利討伐嗜血伯爵為止。我們彼此都清楚,這項任務讓我們損失不少忠心、實力強大的夥伴們,但為了王國,也為了英勇犧牲的夥伴們,我們必須將嗜血伯爵殺死。」

國王繼續說著長篇大論,似是想恢復騎士們的士氣,可惜沒有多大的效果。

騎士為王國之劍,為守護國王而戰,但在場的所有人,也是有著各自家庭的普通人民。

眼看氣氛沒有改變多少,國王顯得有些失落,無力地癱坐王位。

身旁的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眼看國王如此懊惱,便上前一步,恭敬地低頭行禮,「國王陛下,我知道您非常痛心,但仍必須從這些騎士中選出優秀人才,前往討伐嗜血伯爵。您很清楚,這是我們與菲德薩的約定,不能不遵守。」

「每回指派騎士前往赫諾斯,我總覺得好像是我在殺人。」國王有氣無力地朝古斯汀揮揮手,百般不願地說:「我不想再這樣了,還是考慮和菲德薩那邊討論一番,是否該換個方法。」

由於大廳內很安靜,國王和古斯汀的對話都清楚地傳入騎士們的耳中,所有人都鬆了口氣,卻不敢完全放下戒心。

儘管他們的王希望改變方式,菲德薩王國不見得願意這麼做,假如沒談好,反而會引起兩國的戰爭,這是他們不想見到的最糟狀況。

克特爾和荷洛很有默契地看著彼此,用眼神交換心裡想法。

「國王陛下,屬下知道您的苦衷,但您必須相信我們。」古斯汀大手一揮,朝底下所有騎士們說道:「身為騎士,守護國王陛下和西亞王國,正是我們的驕傲!」

「是!」在身為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的責問下,所有騎士立即回應,沒有人膽敢違抗。

克特爾和荷洛也是同時回應,但他們都知道,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喂,這次非常不妙耶。」荷洛小聲地對克特爾說道:「國王陛下看起來壓力很大,要是他真的選不出來,害菲德薩的國王不爽,到時該怎麼辦?」

「會引起戰爭……」克特爾握緊拳頭,很清楚事情的嚴重性,沒想到他剛成為騎士不久,就得面臨這個情況。

除非殺死嗜血伯爵,否則這一切都不會結束。

「國王陛下,若您尚未決定前往討伐嗜血伯爵的騎士,我這裡有個提議。」古斯汀忽然開口,成功吸引了國王的注意力。

國王求救似地看著古斯汀,「不愧是我最信任的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你有什麼好點子,趕緊說來聽聽。」

「不瞞陛下,關於這次負責討伐嗜血伯爵的人選,我有想要推薦的人才。」

「咦?」聽見古斯汀這麼說,國王激動地站起,「難道你找到可以殺死嗜血伯爵的人?」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我認為那人準備好接下挑戰,也十分願意為了西亞王國接受任務。」

古斯汀說完,便朝底下的人群大聲喊道:「克特爾!」

沒想到竟然會當眾被點名的克特爾,先是一震,轉頭看見荷洛震驚不已地盯著自己,才明白這不是錯覺。

古斯汀──他的父親──欽點的人選,就是他沒錯。

縱使腦袋裡有無數疑問,克特爾仍是先開口回應:「是,屬下在。」

國王聽見克特爾的聲音,再看向古斯汀認真的神色,連忙問道:「克特爾?古斯汀,我記得克特爾不是……」

「是的,國王陛下。克特爾是我的兒子,所以我比誰都了解他的實力,同時深信他會完成任務,活著回來。」早已做出決定的古斯汀,用不容任何人拒絕的態度,十分認真地答覆。

即便面對國王陛下好奇的提問,他也仍冷靜面對,完全不像把兒子推向火坑的父親。

克特爾聽見古斯汀點名他的瞬間,儘管知道這件事情還沒訂下,國王也在猶豫,但仍信誓旦旦說道:「身為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的兒子,我背負著家族的名譽,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凱旋歸來,請陛下將這次任務交付給我。」

他父親的判斷從來沒有出錯,而他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得用性命來保護故鄉西亞王國。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可以感受眾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其中最為刺人的就是身旁的荷洛。

不用看也知道,荷洛肯定把他當成笨蛋,哪有人會白白去送死呢?

「古斯汀之子,克特爾啊……」國王見他抬起頭,認真地盯著自己,忍不住嘆口氣,搖頭說:「你才成為騎士,實在不適合執行這種任務。」

「如果古斯汀大人認為我有實力,那麼我願意嘗試。」

「你這傢伙瘋了嗎?」荷洛從地上跳起來,一把抓住克特爾的衣服,指著他的鼻子大聲怒斥:「這可是送死任務,你要面對的,是沒有人殺得了的『死神』耶!」

「安靜點,荷洛。別忘了這是在陛下面前。」古斯汀見到應當在家反省的荷洛不太訝異,卻對他的發言不太高興。

被古斯汀出聲喝止,荷洛百般不願地甩開克特爾,「團長你也太狠心了!克特爾可是您的兒子,您難道不怕他有個萬一嗎?」

「你以為我是隨隨便便提出來的?」古斯汀立即反問荷洛,讓他完全說不出話。

荷洛臭著臉站在原地,想要反駁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也沒有勇氣說出要代替克特爾。就算說了,恐怕也會被古斯汀拒絕,畢竟那人的個性多麼倔強,他可是再清楚不過。

「荷洛。」對於荷洛如此擔心自己,克特爾內心十分溫暖,便將手放在他的肩上,低聲道:「沒事的,讓我接下這個任務吧。」

一見克特爾本人都無所謂,荷洛頓時拍著額頭,大聲嘆氣,「你這傢伙真的是笨得可以!我懶得管你了,隨你便!」

說完,荷洛氣憤地轉身離開,怒意讓他完全忘記國王的存在,也把看著他的視線當成空氣。

克特爾目送荷洛離開,便轉過身,再次恭敬地向國王低頭回應:「請陛下同意,讓我前去執行任務。」

「縱使你這麼說……」國王看著克特爾,再側眼偷瞥古斯汀的神情,最終只得答應下來,「我明白了,既然本人沒有異議,就這樣決定吧。」

國王起身走下樓梯,底下的騎士們立刻起身朝兩側退開,讓出一條道路。

踏著紅地毯慢慢來到克特爾面前的國王,將手放在胸前,閉上雙眼,給予克特爾祝福。

「勇敢的騎士,古斯汀之子。願主神希伯伴隨於你,讓你平安歸來。」

說完,國王從他身旁走去,離開了大廳。

而跟隨著國王的古斯汀,在經過克特爾之際,冷冷地說:「十分鐘後到我辦公室,我會把相關情報、任務內容,仔細說給你聽。」

「是,古斯汀大人。」克特爾仍舊低頭回應。

兩人之間的相處完全不像父子,但是騎士們根本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反而全都鬆口氣,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儘管這次的指派任務到此結束,但從明天開始,恐怕會增添許多關於古斯汀將自己兒子推向死亡深淵的八卦消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