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暢銷輕小說作家魔女星火復出力作!《微笑惡魔》試閱02

第一章  天空的「奧德賽」(下)

 

 

   02

 

  

   日落黃昏,潔安小鎮也到了鎮民準備要下班休息的時間。艾蜜絲此時正與晚班的同事在進行交接的清點工作。不少晚班同事聽到艾蜜絲今天又「大展雌威」,不禁調笑了她幾句。可若仔細觀察,會發現大多數人語中多少隱藏著嫉妒的意思,畢竟艾蜜絲今天這樣一個「演出」,不知道能為自己賺進多少業績。

  艾蜜絲不是聽不出同事們話中暗藏的酸意,卻沒有將之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變,輕巧帶過今天的事件,專心忙碌清點商品的工作。

  結束分內的工作以後,她按照亞魯先前的指示來到店長辦公室。

  亞魯正忙著清算早班的營收金額,見艾蜜絲入內,一向嚴肅的臉龐揚起一抹慈藹又帶著幾許無奈的笑容。

  「艾蜜絲妳做事別老是那麼衝動,若是哪天被人記恨上可就不好了。」邊說,亞魯面露苦笑,搖頭道:「我知道妳看不慣,但有時候漠視是一種自保方式……」

  聞言,艾蜜絲賭氣地說:「可是以前亞魯店長也沒有漠視我的困境,不是嗎?」

  亞魯啞然失笑道:「那也是因為妳有本事,而我只不過是給了妳一個機會而已,這沒什麼。」

  艾蜜絲沉默了會,才說:「我只知道如果當時亞魯店長沒有幫助我,我現在恐怕還在為了我爸爸的債務而焦頭爛額;就像亞魯店長你說的,我不過是順手幫了那些被騷擾的同事而已,這沒什麼。」說完,她不忘俏皮地眨眨眼睛,堵得亞魯啞口無言。

  「妳真是……算了,不跟妳爭這個,」亞魯說起正事,一臉嚴肅,「這次找妳來是為了妳父親的事……」

  艾蜜絲一聽到是自己父親的事,臉上的笑容一僵,神情也跟著嚴肅起來,「現在還不到每個月還錢的時候,這麼說來,難道我爸爸又訂了些什麼昂貴的煉金材料嗎?」

  亞魯長長嘆了一口氣,拿出一張材料清單遞給她。

  艾蜜絲快速地瀏覽一遍,在看見材料清單最末的總額數字時,露出又驚又怒又惱又無奈的表情來。

  「五葉繁星花、磯牙獸的黑鱗、冰淚血晶……居然又是這種刁鑽罕見的素材。」

  辨認煉金材料是非常基礎的煉金知識,艾蜜絲從小就被父親逼著學習這部分的知識,一眼就看出這全是些昂貴的材料,儘管不是什麼珍稀素材,但因為取得不易而格外昂貴。

  只可惜她因為年歲限制,無法接觸更深層次的材料組合搭配,不能理解父親購買這些材料是要進行什麼樣的研究。不過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身上背負的債務大石上,又壓上一份更令她焦頭爛額的重量。

  艾蜜絲花了點時間平復心情,用疲倦的聲調問道:「亞魯店長,我很抱歉,我爸爸一定又是用他以前對你的恩情逼你跟他交易買賣吧?我知道你是個重情的人,也沒辦法阻止我爸爸用這種方式累積更多的債務。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把這筆錢給還清的。」

  亞魯店長用夾雜同情與感慨的複雜眼神看著她,緩緩點頭,「就和以前一樣,只要妳拿出一些自創法陣組合跟自製的雕紋作品,差不多就能將這筆債務抵銷掉了。」

  艾蜜絲眼角抽了抽,「好,過段時間我就拿樣品過來。」因為知道自己將會有段忙碌且頭疼的時間,她不由得面露困擾。

  這議題令氣氛變得尷尬,最後由亞魯乾咳了聲打破沉默。

  「那個,今天因為艾蜜絲妳的推銷而接了不少訂單,不過店內的存貨不足,而店裡的煉金術士工作滿檔,所以我打算委託妳製作一些萃取藥液跟輔助藥劑的工作,好減少店內簽約煉金術士的工作量。和之前一樣,我會提供妳材料,只要製作出我需要的數量即可,其他剩餘的材料妳可以自己留著,製作費的部分……因為是急件,所以會比原委託價格多百分之十的價格,可是要在十天以內做完,妳可以嗎?」

  艾蜜絲稍微問了一下需求物品的數量,衡量一會,慎重地接下了這份外包任務。

  亞魯欣慰一笑,「雖然很辛苦,但相信這些實際操作的經驗,在妳以後進入煉金術士學院,能使妳更快熟悉學院的教學環境,好好把握機會,這對妳未來會有很大的幫助。只是樣品的部分還是要盡早給出,這段時間妳可能會辛苦一點,就麻煩妳了。」

  艾蜜絲回以微笑,神情盡是感激。她知道實際操作的機會難得,這部分的工作本來都是由店內簽約的煉金術士進行,唯有煉金術士的工作滿檔,才會輪到她這樣沒有煉金術士資格、但擁有基礎藥劑製作與藥液提煉技術的業餘人士接單。

  想她當初可是花了不少時間取得店內那位簽約煉金術士的認同,跟在對方身旁當了近三年的助手,才得到亞魯的肯定得以接下這類型的外快工作。艾蜜絲清楚自己能成為煉金術士助手多少也是亞魯的照拂,所以非常感激。

  亞魯見她答應,便指揮窩在自己肩上的變色龍精靈去取材料。變色龍精靈透過在辦公室門板上專供他出入的小型入口竄了出去,沒一會便有人將一個很有分量的材料包裹連變色龍一起送了進來。

  兩人在送包裹的人員離開、詳談製作物的內容數量與交件的日期後,艾蜜絲拿起沉重的包裹,忽然想到某件事,臉上浮現一抹尷尬。

  她有些扭捏地開口:「那個,店長,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預支今天的薪水啊?」

  亞魯愣住,用著又心疼又頭疼的表情看著她,「妳父親又要妳去買酒了?」

  「……嗯。」艾蜜絲苦笑,「爸爸最近酒癮又犯了,不喝酒就會對著媽媽的遺物哭上一整天。」雖然喝了酒情況並不會變好,但詭異的是她爸爸喝酒後反而有精神進行煉金工作,有事情做就不會一直沉浸在悲傷裡頭了。為免爸爸一直這樣頹喪下去,哪怕飲酒過量不是好事,她也只能乖乖買酒回家讓爸爸「振作」起來了。

  亞魯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對艾蜜絲父親的想法很是複雜糾結,但也同意了艾蜜絲的要求,讓她先預支了這天的工作薪資。

  艾蜜絲拿到錢,尷尬地向亞魯道謝,帶著沉重的材料包裹離開了。

  店長看著少女離開的背影,不由得想起她父親曾說過的話,忍不住長嘆了聲:「……用這種方式逼自己的孩子成長,真的好嗎?」

 

 

    03

 

  艾蜜絲走在大街上,時值傍晚,不少下班歸家的父母正帶著兒女出來用餐。她看著滿街一家和樂的景象,不禁滿心澀然。她自幼喪母,父親長期酗酒,除了教導煉金術跟鍛鍊她以外,根本不怎麼照顧她,一天之中閒話家常的字句甚至不超過五句,其餘幾乎是討論煉金術相關的問答言詞,讓她很是羨慕那些父母健在的圓滿家庭。

  只是哪怕心傷,她臉上笑容仍是未曾改變,僅因她已然習慣用笑容掩飾自己的哀傷。她不想讓別人瞧不起,更不想讓爸爸擔心,所以不知從何開始,笑容便掛在嘴邊,成了絕佳的保護色。

  手上沉重的材料包裹也一同壓在心口上,這份重量一部分來自於店長的信任,一部分也是來自父親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還清的龐大債務所導致。

  「不能這麼消沉!」艾蜜絲試圖甩開沉重的心情,鼓勵自己,「債總會還清,好日子總會到來的!」

  艾蜜絲打起精神,帶著預支的幾枚錢幣來到鎮上的酒館。

  酒館老闆一看到她,沒好氣地嚷嚷出聲:「艾蜜絲又來幫妳爸爸買酒了?哎,不是我在說,艾蜜絲妳真的不能再這樣慣著妳爸爸了,人走了就走了,一直牽掛又有什麼用?好好照顧妳這個女兒比較實際!嘖,給女兒養什麼的太沒用了。」

  酒店老闆一邊怒罵艾蜜絲不成材的父親,一邊手腳俐落地裝好幾瓶便宜的麥酒,同時勸道:「艾蜜絲妳也要早點替自己打算打算,十六歲就可以召喚魔力生命了,存點錢去附近大城租借一座高級點的召喚法陣進行召喚,這可是攸關妳一生的要緊事,絕對不能馬虎帶過。若是能召喚一隻中位魔力生命,趕緊考一所煉金學院離開妳父親,他不能老是依靠妳,做為一位父親,我還真沒看過有誰做得和他一樣失敗。」

  面對酒店老闆的批評,艾蜜絲只是苦笑。一想到她那位冷漠又未曾照顧她卻又仰賴她收入生活的父親,她已經累得連想為他辯駁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這樣尷尬木然地笑著,默默收拾自己的感慨傷心。

  可的確,她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縱容自己的爸爸頹喪……雖然期許著他哪天會幡然醒悟,但也不想看他用那樣絕望悲傷的模樣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酒店老闆自以為這樣是替艾蜜絲出氣,卻不知道這樣批評別人的家人,哪怕那個人真的不怎麼樣,對當事人而言仍是件不怎麼愉快的事情。

  接過酒付了錢,艾蜜絲趕緊落荒而逃,不想繼續聽下去。

  隨後,艾蜜絲又在鎮上添購了一些食材,前腳才剛剛離開店面,便聽到街道上傳來了喧鬧聲。

  有人激動地高聲喊道:「快看,是『奧德賽』!」

  聞言,艾蜜絲眼睛一亮,和店內許多人一樣快步走出,朝著街上人們手指著的方向看去──

  黃昏時分,一龐然大物自遠方的雲層中穿梭而出。

  無數詭麗絢爛的光輝包圍著該物,仔細一看,那些光輝竟是從各種不同的浮空煉金法陣上閃動而出的光暈。

  一座島嶼翱翔於天際之上,部分雲霧還籠罩上頭,但隱約能見島上建立著一座神祕幽遠的大城。

  星輝山脈山峰處的魔力星流,就像是受到牽引一般徐徐朝浮島流了過去,為那朦朧的浮空島嶼添上幾許夢幻。

  那是浮空之都「奧德賽」,伊妮雅大陸上煉金術的顛峰奇蹟之作!

  艾蜜絲看著遠方在山峰之間緩緩移動的浮空之都,紅眸裡頭閃動著激動與嚮往的光輝。但若仔細觀察,會發現這些情感之中又帶著幾分惆悵。

  「奧德賽」是煉金術的聖地,是初代傳奇大煉金術士席琳結合一生智慧,將煉金術完美呈現的顛峰之城。

  在這位傳奇大煉金術士之後,再無人能夠建立第二座浮空之都。奧德賽上的許多煉金技術,是每一位煉金術士夢寐以求的知識;可惜,要想登上那來去無影的浮空之都,得先通過席琳設置在外圍的重重考驗。

  這個世界也只有和席琳同樣的煉金術士,才有資格接受浮島考驗。

  數千年以來,參加考驗的煉金術士足有千人,可惜的是至今無人能完全通過席琳設下的九十九道關卡,但能夠闖至後段艱難關卡的人,後來無不成為舉世聞名的傳奇煉金術士!

  坊間流傳著一句話:「沒去過奧德賽的煉金術士,不是一名合格的煉金術士。」由此見得奧德賽在煉金術士們心中的分量。

  浮空之都出現的時間極短,眼見就要飛過山脈,隱沒在山峰起伏的另一側。

  黃昏下,黑髮的少女伸出手來,彷彿要將遠方的浮空之都握進手中。

  「奧德賽……」艾蜜絲呢喃著浮空之都的名字,她永遠忘不了幼年時第一次見到浮空之都的震撼,以及父親當時隨口一句彷如戲言的發言:「艾蜜絲,妳媽媽會在奧德賽上永遠守護著妳的……」

  年幼的她,單純地相信父親語中的意思,也讓她從本來厭惡煉金術到決心成為煉金術士而努力;長大以後,哪怕清楚那只是當時父親安撫自己的一句話,可是在逐漸了解與接觸煉金術以後,她才明白為何父親哪怕落魄,也怎樣不肯放棄煉金術的理由。因為就連她,也為煉金術浩瀚無盡的內容著迷而無可至拔。

  少女仰望蒼穹雲城的紅眸中寫著堅定。

  「總有一天,我會登上那座奇蹟之城,讓所有愛我的人為我的成就引以為傲!」

  這是她對已逝母親的許諾,也是自己的人生目標!

    少女隨後想到什麼,面露苦惱的敲了敲腦袋,「哎,不過在那之前,我得先召喚出一位中位以上的魔力生命才行,不然也沒辦法成為一名煉金術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