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才作家草子信 × 美型繪師IKU《惡質化物語》試閱04

Chapter Two:路見不平的騎士本色(下)

       02

克特爾迅速地追上商隊,但是來到商隊的前頭,注意到的不是其他人的安危,而是從前方不遠處竄起的鐵灰煙霧。

霎時間,克特爾睜大了雙眼,對此不敢置信──他們要前往的城鎮,居然燃起了火焰。

「騎……騎士大人,該不會是剛才那些盜賊……」

商隊頭子連忙追問克特爾,克特爾卻壓低雙眸,馬上否決這個可能性。

「不可能,那些傢伙至少要睡上一小時,他們也不可能繞過這條大路,在我們之前到達城鎮。」

「那麼……城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商隊的人每個都下意識地往盜賊方面猜測,不過克特爾不這樣認為。

眼看與城鎮距離不遠,克特爾便對商隊頭子說:「我過去看看情況,領隊你先跟大家在這裡等候,我馬上回來。」

「小心點啊,騎士大人!」

和商隊頭子點頭示意,克特爾便駕馬離去。

商隊頭子擔心地目送克特爾,縱使打算幫忙,卻又知道自己跟去只會變成拖油瓶。現在他能做的只有想辦法安撫其他人,並靜靜地等待克特爾歸來。

「看起來挺嚴重的。」

商隊頭子被嚇了一跳,驚恐地看著這名陌生女孩,眨眼道:「別,別擔心,騎士大人已經先過去處理,我們在這裡稍作停留,等他回來就好。」

商隊頭子說起話仍是微微顫抖,聽起來很沒有說服力。

女孩側眼看著那張因為恐懼而變得蒼老的臉龐,勾起嘴角輕笑,「他真是個笨蛋。」

「咦?」聽見女孩這麼說,商隊頭子當下愣住,過了半晌才不快地開口指責,「妳怎麼能夠這樣說我們的救命恩人?」

女孩沒有為自己說的話道歉,只是用左手撩起柔順好摸的美麗長髮,高傲答道:「看見哪裡的人有困難就去幫忙,還用不傷人的半吊子方式來幫助別人,這樣不是太隨便了嗎?」

她反問商隊頭子,讓對方再次傻眼。

縱使這話乍聽之下很沒道理,但卻讓人不覺得哪裏有問題。

商隊頭子對女孩的態度不太高興,多虧了她,現在他感覺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憤怒。

「我不清楚妳是什麼意思,但騎士大人救了我們,也救了妳,總不能忘恩負義,把騎士大人的好意當成渣!」

「那麼,你自己面對騎士大人帶給你們的『好意』吧。」女孩露出美麗的笑容。

商隊頭子錯愕一會,接著聽見後方傳來人們的尖叫,以及迅速逼近的馬蹄聲響。

他立刻朝商隊最後頭看去,發現竟是不久前被克特爾打倒在地的盜賊們,此時已經騎著馬追來,還增加了不少人手。

眼看比剛才多上一倍的盜賊人數,商隊頭子只能催促所有人,「快!快走!快往城鎮的方向前進!」

儘管眼前的城鎮陷入火海,但至少克特爾在那裡。

商隊頭子與其他人迅速上了馬車,所有人顧不得身上還有傷,都急著想要逃走。可是女孩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沒有跟他們離開的意思。

商隊頭子也顧不得她剛才說了什麼蠢話,只想救人,急忙對著女孩大聲說道:「快上來啊!妳還在發什麼呆?」

「我就不上去了。」女孩回頭朝商隊頭子笑了笑,「就當作是您送我到這裡的『謝禮』吧。」

「什……妳到底在說什麼啊?」商隊頭子隱約猜到女孩想做什麼,立刻阻止道:「難道妳打算獨自留下來對付那些盜賊嗎?別開玩笑了!那人數比剛才還要多更多,妳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打贏?」

「別擔心,我會拖延他們的時間,讓你們順利到達城鎮。」

「妳,妳是認真的?會被殺掉啊!」商隊頭子激動不已地勸說,女孩卻收回視線,朝著飛奔而來的盜賊們走去。

眼看女孩不領情,跟商隊頭子同車的夥伴早已耐不住,便把商隊頭子按壓在椅子上,搶過韁繩,「她不領情就算了!我們走!」

當同伴駕車快速離去,商隊頭子的視線卻始終都放在女孩越來越遠的身影上面。

看他那麼擔心,在旁駕車的夥伴拍拍他的肩膀,改口道:「與其勸她,不如去城鎮通報騎士大人,請他來幫忙。別忘了,我們七成以上都是傷者,剩下的有一半是老人與婦幼,光靠我們是打不贏那些盜賊的。」

或許夥伴說的話很有說服力,商隊頭子慢慢收回視線,全身無力地癱坐著。

直到商隊頭子坐的馬車離開,女孩才鬆口氣,垂下肩膀,將左手搭在腰上。

抬起頭,那些盜賊已經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尺,連吆喝內容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盜賊們眼看前方只有女孩站在路中央,覺得奇怪,紛紛放慢步伐,停在她的面前。

為首的不是剛才倒地的盜賊頭子,而是一名左眼戴著黑色眼罩、全身滿是刀疤的壯碩青年。

所有盜賊乖乖地停在他身後一步,沒有人敢超前或平行,看來這個人在盜賊心中的地位挺高。

女孩卻嘴角一勾,撩起長髮提問:「你們是剛才那群盜賊的同夥?」

壯碩青年聽見她這麼問,頓時皺起眉頭。

眼前的女孩看起來與他年紀差不多,可是膽識過人,即使落單地面對一大群帶著武器的盜賊,也沒有露出一絲慌張。

若非這女孩特別笨,就是她有絕對的自信能夠打贏他們。


03

想起被打倒在地的夥伴們,壯碩青年稍作思考,才開口回答:「是又如何?身為賽布魯盜賊團的人,兄弟當中如果有人被打,就要加倍討回──這是我們的規矩。」

女孩的語氣聽起來很開心地道:「真是群感情不錯的家人,這樣我有點捨不得下手呢。」

聽她一說,壯碩青年的眉頭皺得更緊,「是妳打倒我們兄弟的?」

他這麼問,只是從女孩的態度來判斷。

如果是她把他們頭子打倒,她的戰力肯定不凡;但是如果不是她,她就是個高傲自慢的笨蛋罷了。

問題是,依她輕鬆的態度來看,也有可能是當著他的面說謊。

壯碩青年腦袋裡不斷猜測,忽然看到女孩對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頓時愣住。

「你現在在想,我究竟是打腫臉充胖子,在你面前裝得很厲害,還是說真的有那個本事,對吧?」

女孩彷彿能夠看穿他內心想法,完全不被他的外表左右思考能力,冷靜地面對身為盜賊的他,老實說是頭一遭。

一般來說,普通人見到他可怕的模樣都會露出緊張,可是站在他眼前的女孩與眾不同。

他講不出這是什麼感覺,但這個女孩深深地吸引他的目光。

「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我們打起來。」她將搭在腰間的左手朝旁邊伸去,掌心向下,慢慢張開手,「畢竟我有點在意城鎮那裡發生的事情……」

話一說完,掌心朝向的地面張開了深紅魔法陣。陣內吹出金色火焰,以她的掌心為中心點,迅速凝聚。

金色火焰塑造出一把銀白細劍,當女孩握住劍柄,火焰與魔法陣如同炸開般迅速消失,剩下零星的火花從天而降,灑落在女孩身上。

見到這幕,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尤其是為首的壯碩青年。

「妳……」他啞口無言地盯著女孩,遲疑許久,終於發出聲音,「這……這是魔法?妳該不會是……」

女孩俏皮地將食指貼在嘴唇上,眨著一隻眼睛,故作神秘地答:「別說出去喔,嘻嘻。」

壯碩青年緊抿雙唇,往後縮起身體,等他注意到的時候,額頭已滿佈冷汗,分明是日正當中的炎熱時刻,他卻全身發寒。

他感覺得到,跟隨他的其他盜賊們也失去了敵意與戰意。

這女孩眨眼間就展現出能夠將他們盜賊頭子打倒的實力,不管先前是不是她做的,現在都不重要了。

「妳到底是誰?居然能夠召喚魔法之劍。」

「只是個路過此地的旅人而已。」女孩笑著回答,甜美的笑容如天使一般,可是釋放出的氣勢完全不同,簡直像個戴上和藹可親面具的惡魔,「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追殺這個商隊了?」

壯碩青年聽見她好聲好氣地提問,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畢竟他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吧……

「你能答應就好,這樣我們自然沒必要開打囉。」即便對方沒有回答,女孩卻當他做出了決定,自說自話,「城鎮那裡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有點擔心呢,你能夠理解就好。」

她將細劍連著劍鞘插回腰上,指著後方正在冒黑煙的城鎮,又道:「啊,對了。我想順便跟你借匹馬。」

女孩眨眨眼,朝這群盜賊裡探頭探腦。

每個人都不敢和她對上視線,全都避開,直到聽見女孩說:「就挑這匹白色的吧。」

她根本沒有要「借」的意思,而是強制性要求啊!到底誰才是盜賊?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但是沒有人敢說出口。

就連完全被她玩弄在手掌心的壯碩青年,也只是朝騎白馬的盜賊使了眼色,要他乖乖把馬讓給她。

那名盜賊全身發抖地站在原地,最後是女孩跳著腳步過去,將馬繩從他手裡拿來,才順利完成交接。

「謝了,就當我欠你一次。」女孩俐落地跨上馬背,來到壯碩青年身旁,「要是你們盜賊團遇見了沒辦法解決的危機,就到赫諾斯找嗜血伯爵,他會『無條件』幫助你們。」

壯碩青年回頭看著她,仍舊緊鎖眉頭,「妳叫什麼名字?」

女孩笑了笑,毫不考慮地回答:「愛琳絲。」

說完,女孩駕馬迅速地往城鎮飛奔而去,將臉上寫滿問號的盜賊們留下。

眼看女孩輕易離開,盜賊們心裡雖然忿忿不平,卻又不敢追去,深怕自己丟了小命。

當他們看見女孩能夠使用魔法,所有人都不認為自己能夠打得贏對方。

在這大陸上,能夠使用魔法的人僅有少數幾個,要遇上也是機率奇低。沒想到他們盜賊團這麼幸運,真的遇上一個,還親眼見證了魔法的存在。

面對「魔法」這項未知的能力,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

身為盜賊,他們想為自己的頭子出氣,卻也珍惜著自己的小命。

錢可以再搶,但小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被女孩拿走馬的盜賊搔著頭髮來到壯碩青年身旁,忍不住好奇地問:「霍林大哥,嗜血伯爵不就是傳說中那個……以殺人為樂的恐怖伯爵嗎?」

「嗯,我有聽說過。」

「那女的竟然要我們去找他?是不是頭腦有問題。」

聽見他這麼問,霍林冷哼一聲,「誰知道呢?但有能夠使用魔法的人在身邊……可見那位伯爵不是簡單的人物。」

霍林將女孩的名字深深烙印在腦海,同時對眾人都不陌生的「嗜血伯爵」有了一點興趣。

緊接著,他將馬調頭,對著所有人下令道:「走了!我們回去。」

霍林駕馬離開,大夥也都跟著他,唯獨被搶去馬匹的盜賊眼睜睜看所有人都丟下他不管,連忙追上。

「等,等等啊!霍林大哥,別丟下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