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暢銷輕小說作家魔女星火復出力作!《微笑惡魔》試閱05

3  不告而別的留書

 

    01

 

    時間終於走到了艾蜜絲的十六歲生日。

  這是個特殊的日子,亞魯店長大方地讓艾蜜絲提前下班。回家的路上,她的腳步格外輕盈,難得孩子氣地蹦蹦跳跳,不難想見內心是多麼的期待。

  還沒看到自家木屋,遠遠就望見炊煙裊裊,艾蜜絲有些訝異。

  「爸爸不會在下廚吧?」爸爸沒有告訴她今天要怎麼慶祝,但正常的生日,一定有蛋糕吧?哪怕沒有,她也很高興。

  艾蜜絲來到家門口,沒有第一時間推門而入,而是小心翼翼地走到窗邊,偷偷地往屋內窺視,好奇爸爸為她的生日做了什麼樣的準備。

  瞧見不擅言詞的父親,笨手笨腳地往蛋糕上擠奶花,眼眶頓時因為感動而濕潤。

  直到父親的工作告一段落,她才抹去眼淚,破解門上的煉金謎題,佯裝什麼也不知道地推開屋門,笑著喊道:「爸爸,我回來了!」

  「喔,歡迎回來。」

  傑有些窘迫的抹去沾在鬍子上的奶油。此時的他穿著艾蜜絲的小花圍裙,仍弄得滿身都是甜膩膩的奶花和巧克力醬,艾蜜絲見狀,忍不住輕笑出聲。

  不管傑的渾身黏膩,她衝上前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爸爸,謝謝。」

  「……嗯。」傑面色微紅,嘴角淺淺地彎起一抹笑弧。

  兩人略作整理,艾蜜絲這才真正看清了傑親手製作的蛋糕真面目,當場喜極而泣。

  那是一個無比粗劣的蛋糕,很明顯出自初學者之手。奶花忽大忽小,彩色糖粒像小孩作畫似的隨意灑上,正中間以巧克力糖漿寫上歪扭的字體:艾蜜絲生日快樂。

  拿出去絕對沒人看得上眼的蛋糕,卻讓艾蜜絲幸福得好像要死掉了。

  爸爸替她做蛋糕呢!第一次過生日,第一個蛋糕就是爸爸親手做的……這要她怎能不感動?哪怕滋味不怎麼樣,屬於父親的心意便足以甜死人。

  「抱歉,一直以來忽略了艾蜜絲,沉浸在失去妳母親的痛苦之中,真是對不起……」

  傑語帶感慨,主動張手將女兒擁入懷裡,為絲毫沒有關注她成長一事表示萬般愧疚。

  上一次抱女兒是多久之前?好像是蒂雅離開,自己的實驗又失敗的時候。他抱著艾蜜絲哭了許久,之後就沒有擁抱女兒的記憶了。從那時開始,他不願再多看容貌與妻子有七分相似的女兒,害怕觸景傷情。只能借酒消愁,讓自己迷失於酒精之中。

  艾蜜絲流著淚,卻是笑容燦爛。她體貼地道:「沒關係的,爸爸,只要你還在就好。」

  傑的表情閃過一絲糾結,最後嘆息一聲,生澀地輕拍艾蜜絲的背,試著給予安慰。如果女兒知道自己在今天之後就要離開,會不會更難過呢?更別提他隱瞞的那些事……

  看著艾蜜絲快樂的模樣,他忽然有點後悔在離開前試著和她相處。給了她父愛,卻只有短短數日……真的不知道,這究竟是對或錯?

  「我很抱歉……」這是傑唯一能說的。既然已經做出選擇,至少在離開前,想留給女兒一些美好的回憶。

  待艾蜜絲心情平復,傑在蛋糕上點起蠟燭,為她唱起了五音不全的生日快樂歌,並拿出一個頗具份量的長方形禮物盒,遞給她。

  「禮物要明天才能拆,這是我唯一的要求,把這份快樂留到明天吧。」

  這樣,妳才不會太難過。傑在心中如是想著。

  「好!」艾蜜絲緊緊地抱著禮物盒,忽略了父親說這句話時,眼底的心酸與複雜。

  「我們來切蛋糕吧。」

  傑收起惆悵的目光,一臉慈愛地看看女兒,突然嘆了口氣,「妳和妳的母親真的好像。如果蒂雅還在,妳的生日絕對不會過得這麼寒酸簡單。」

  艾蜜絲甜甜一笑,儘管母親早逝,她很確定,自己是因為愛才被生下來的。很遺憾母親沒能參與她的成長,可她還有爸爸。只要爸爸在,相信這樣的幸福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這天,兩人一起享受了傑親手製作的生日蛋糕,最後不忘往彼此的臉上抹奶油。始終嚴肅的傑,罕見地陪著女兒嬉戲玩鬧,不亦樂乎。

  想來是心中清楚,日後大概再沒機會這樣陪伴女兒了,他索性放開自己,大玩一場。

 

  「晚安,我的女兒。」就寢前,傑難得地在艾蜜絲額上落下一吻,惹得艾蜜絲燒紅了一張小臉。

  掛著幸福的笑容,她也道了聲晚安,「爸爸晚安。」

  「晚安。艾蜜絲,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喔。」傑說完,轉身走進房間。

    他的這句話,不知怎地讓艾蜜絲感覺怪怪的。到底哪裡奇怪呢?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爸爸,晚安。」

  對著父親關上的房門又道一次晚安,艾蜜絲抱著禮物盒,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自己的房間。臨睡前,她將禮盒放上床邊的矮櫃,好奇地猜測著爸爸究竟準備了什麼樣的禮物。內心的天使和惡魔起了激烈的爭執,最後是小天使占了上風。

  「還是把驚喜留給明天好了……」

收回渴望偷拆禮物的手,她鑽進被窩,滿心幸福地期待明天的到來。

 

深夜,傑的房門無聲開啟。

  他穿上了過去不曾在艾蜜絲眼前穿過的服裝,一套有些老舊,但相當大氣沉穩,屬於「煉金術士」正式裝扮的斗篷與內袍。張揚的紅色斗篷表面繡著一隻栩栩如生的展翼鳳凰。服裝相當合身,使他比往常多了幾分英挺。衣領處有長期別著某種圓形飾品留下的痕跡,卻不見該物蹤跡。

  傑無聲地走向浴室,盡量在不發出聲響的情況下,將跟了自己十幾年的鬍鬚剃得一乾二淨。

  鏡子映出一張乾淨的中年男子面孔,五官堪稱英俊,卻有一道猙獰扭曲的傷疤自左側嘴角向上延伸入髮際,堪堪擦過眼角,差一點就要毀了他的左眼。深紅色疤痕很深,不難想見這條傷疤誕生當下,他究竟遭遇了多麼慘烈的危險。

  傑撫摸傷疤,眼中閃過一絲仇恨。又摸了下巴好一會兒,顯然有些不習慣這樣的清爽,也有些懷念自己本來的模樣。若不是為了隱藏,他何須那麼落魄?倘若隻身一人,大可以不顧一切地與那些人對抗到底,奈何他有孩子需要照顧,只能隱姓埋名來到此地,過著幾近隱居的生活。

  這樣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

  傑走出浴室,看了看艾蜜絲的房門,低語道:「艾蜜絲,爸爸要走了,希望妳一個人也能活得好好的……妳長大了,爸爸總算可以放心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了。這段時間,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好爸爸……」

  他不再隱藏內心的溫柔,表情滿是歉意與不捨。

    他悄悄地走進工作間,似是要做甚麼準備。燈光亮起來,沒過多久便再次暗下。

  最後,傑推開住家門扉,離開這棟和女兒一同居住了多年的老房子。

  令人意外的是,屋外的小路旁,有一抹人影倚靠在樹幹上,似乎早就預料到了傑的行動。

  「哦,要走了?」那人淡淡地問。

  「嗯。」傑的眼神相當複雜。

  那是一名少年,一頭黑色短髮,一雙腥紅如血的眼眸。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擁有一張與艾蜜絲有九分相似的臉龐。兩者的主要差別,在於艾蜜絲的臉部線條帶著女性特有的柔和,少年則是青澀中略帶英氣。

  少年穿著合身的黑色皮衣,胸前衣襟微微敞開,依稀可見鎖骨的起伏。皮褲下是一雙長筒馬靴。此時一腳弓起蹬著樹幹,看似慵懶,其實是最能夠即刻為任何情況做出應對的姿態。

  說話的嗓音表明了,他正是先前「處理」冒險者與小惡魔的少年。

  長相與艾蜜絲相似的少年雙手環胸,似笑非笑地望著傑,突兀地問了一句,「這代表,我之後可以接近她了?」

  「……嗯。」傑眼中多出幾分愧疚,躊躇了一會兒,才給出肯定的答覆。然後輕輕一嘆,沒頭沒尾地又道出一句,「哈諾,艾蜜絲就拜託你了,不管如何,請你把握好分寸……好歹她是你的……」

  傑一頓,不知道對眼前的少年而言,艾蜜絲算是什麼樣的存在?

  「放心,我等了十幾年,好不容易總算能夠與她相處,說什麼也會好好地把握機會。」少年輕輕地笑了,笑容有些傻氣天真,令傑一陣恍惚,目光不由得飄遠,想起了始終住在心底的那人。

  那時的她,也是這樣笑著的呀。

  少年將話鋒一轉,「既然你決定要出發了,供應我活動的魔力準備好了嗎?」

  傑自懷中取出一物,扔給他。

  那是一塊只有指甲片大小,閃動著星輝的半透明水晶。

  少年接過水晶,一臉嫌棄,「怎麼比上次還小啊?算了,勉強湊合。」說罷,居然直接將水晶扔進嘴裡,像啃餅乾似的,嘎崩嘎崩地吃了下去。

  舔了舔唇角,他勾出帶幾分邪氣的笑容,又問道:「沒意外的話,這次的補充大概可以支撐個一、兩年。如果真的不行,我會去狩獵,你沒意見吧?」

  「狩獵……」聽見這個字詞,傑眼瞳一縮,隨即迴避了少年躍躍欲試的神情,低聲道:「隨你,記住,不要殺人。」

  少年燦爛一笑,笑容也與艾蜜絲有幾分相似,擺了擺手道:「好了,看你沒有要陪她進行召喚儀式的念頭,既然要離開就趕快滾吧。不送囉,記得要把『她』救出來啊,沒救出來就一起去死吧!」

  他的語氣輕佻,最後一句聽著更是無情。

  傑見少年擺出一副風清雲淡的模樣,內心泛起陣陣酸意,「哈諾……抱歉,我……」

  「囉嗦,我就不說再見了。一定要活著回來嘿,我等你回來實現承諾。」少年背過身跳上樹梢,作勢離開。

  「等等!哈諾,別去干擾艾蜜絲的召喚儀式,答應我!」傑焦急地喊道。

  少年揮了揮手表示知道,消失在林間。

  望著少年消失的方向,傑長長地嘆出一口氣,喃喃道:「對不起……」回首看向木屋,視線停留於艾蜜絲房間的窗口,自嘲一笑,「我真是個沒用的父親。連自己的妻小都救不了,只能用這種方式守護你們。」

  他已經等了十來年,就是為了等待艾蜜絲滿十六歲,得到召喚魔力生命並與之締結契約的資格。他不打算陪著她進行召喚,若是什麼事情都守在一旁照看,只會讓艾蜜絲越發依賴他。沒錯,他早已決定了要在這一天離家。選擇不告而別,一方面是不想看見女兒哭泣,一方面也害怕自己會忍受不住,衝動地說出多年來極力隱藏的一切。

  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父愛,只能笨拙地將過去所學,盡可能地教給艾蜜絲,以極其嚴苛的方式為她打好基礎。

  雛鷹總得離開父母才能學會飛翔,眼下便是放手讓女兒學習飛翔的時刻。接下來,他也有自己的使命必須完成。

  「艾蜜絲,爸爸出發了。」傑做出最後的道別,拉起斗篷兜帽遮掩住臉龐,果決地邁步離開。

  這一去,前途難測,但身為一位丈夫、一個男人,他不得不去!

  大步踏上通往城鎮的林道,身影越行越遠,終於隱沒在林道的另一頭。

  少年佇立在高高的樹梢上,遠遠地目送傑的背影遠去,抿起唇,雙拳緊握,眼眶悄悄地紅了。

  「傑,你要活著回來啊……你說過會履行承諾的……」

 

  深夜,巴隆商行的店長亞魯,被房間陽台傳來的敲擊聲吵醒。

  聽見熟悉的敲擊聲,亞魯小心翼翼地爬起身,沒有吵醒在身旁熟睡的妻子,披上外套,無聲地推開陽台門,看著一身正裝的男子,神情萬分錯愕。

  熟悉的冷漠眼神,讓他確認來人是艾蜜絲的父親「傑」。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傑剃光鬍鬚後的樣貌。最令他驚訝的是,雖說臉上多了一條疤,這張臉分明是……

  「你、你居然是……

  傑豎指比出噤聲手勢,冷聲道:「我要走了,不要告訴我女兒我來過,也不要告訴她我是誰,讓她自己去尋找答案。」

  亞魯愕然,花了點時間平復見到傑真實容貌的震驚,壓低聲音說:「我以為你會留下來照看艾蜜絲的召喚儀式。」

  「不用。」傑的表情因為聽見女兒的名字,浮現許些溫柔,「我留了稱得上是顛峰作品的天使召喚陣給她,我不擔心這件事。」

  不等亞魯回應,傑從懷裡拿出一張卡片,塞進他手裡,「這是我這段時間欠的錢,多出來的代我轉交給艾蜜絲。不要說我把錢還清了,人要有點壓力,才有前進的動力。」

  頓了頓,傑面露惆悵,「我不是個合格的父親,但我至少能讓女兒擁有一顆堅強的、勇於面對困難的心。」

  亞魯注視曾經救過妻子一命的男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段時間,他之所以要艾蜜絲提出自創作品,完全是傑私底下的要求。

  為了逼孩子成長,傑完美地扮演頹喪無能的父親,艾蜜絲別無選擇,年紀輕輕就得為了家計著想努力。她的表現,讓亞魯這個外人看得讚嘆不已,卻很難得到傑的任何一絲認同和肯定。

  如今,亞魯看著傑的真實容貌,豁然明白了為何艾蜜絲的成就一直沒能得到傑的讚許──傑對女兒的期望,並不僅僅是成為一名普通的煉金術士,而是站上煉金術的頂峰,成為那些能夠「創造奇蹟」的存在。

  「……我知道了,我不會告訴艾蜜絲的。」亞魯慎重地答應傑的要求,接過他遞來的卡片,沒有檢閱便放進懷裡,表明對他的信任。

  「也不要告訴別人,我和你有過交流。」

  說完這句話,傑朝亞魯點了點頭,一個翻身跳下三樓陽台。瞧他輕鬆落地的模樣,與坊間許多手無縛雞之力的煉金術士截然不同,明顯經過鍛練。

  亞魯忽然有些擔心艾蜜絲。傑走得如此果決,他的女兒應該還不知道他離家的消息。等到明天,艾蜜絲察覺父親不知去向……那個總是微笑的女孩,能否繼續保持她的燦爛笑容?

 

  


    02

 

  隔日清晨,艾蜜絲被透過窗簾照進房間的暖陽喚醒。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拆開生日禮物。

  艾蜜絲雀躍地打開禮物盒,裡頭堆滿了東西,最上方擺著一封父親寫給她的信。她想也沒想,迅速展開閱讀,臉上的表情隨即從喜悅轉為震驚,捏著信紙的手有些顫抖。

  她快速地瀏覽一次信件,起身衝出房門,飛也似的闖入隔壁的父親臥房。

  「爸爸!爸爸!」呼喊無比焦急。

  放眼望去,房裡空無一物。怎麼會呢?她記得昨天替父親拿換洗衣物的時候,房間明明還亂得很,床鋪被褥凌亂擺放,書桌上堆滿了寫有計算公式的手稿,地上也丟著一兩件衣物。至於現在……整個房間整潔得令人發毛!

  艾蜜絲一臉錯愕,滿心酸澀。爸爸是個從來不打掃房間的懶散男人,異樣整潔的環境,是他昨晚與自己告別後所為。

  她紅了眼眶,連喊了幾次「爸爸」,衝向屋內的每一個房間,甚至是廚房、浴廁,試圖尋找熟悉的那抹身影,然而一無所獲。最後看向門扉緊閉的工作間,猶豫兩秒,抱著懷有幾分期待與惶恐的心情,輕輕推開門。

  提煉爐保持關閉狀態,以往總寫有幾句留言的魔力黑板上,這一次什麼都沒有。工作間裡只有分門別類擺在工作桌上的幾罐藥劑、飾品道具和小型魔具。

  艾蜜絲望著整潔的工作間,眼神空洞。

  傑以前幾乎一整天都待在工作間裡,小時候艾蜜絲有段很黏爸爸的時期,總會拉張小椅子坐在工作間的一個角落,靜靜地看他工作。如今,爸爸不在了,只剩下一個人的「家」,怎麼還能給她溫暖與安全感?

  艾蜜絲輕觸因為父親長年工作而磨蝕的木桌邊角,鼻頭酸澀。

  「爸爸,你早就計劃好了要離開嗎?」

  突然一改行事作風,陪自己談話,靜靜地和自己相處,十六年來的第一次慶生……原來是在為不告而別做準備?

  過去,艾蜜絲因為母親早逝,非常害怕會失去父親,一直想做個好孩子,不讓爸爸擔心。前段時日父親的改變,讓她感到此生從未有過的幸福,卻沒想到,這是爸爸丟下自己的前兆!

  在外人面前,艾蜜絲是個永遠面帶微笑、性格開朗的少女,沒有人能看到她脆弱的一面。長年不被父親關注,不得不學會用笑容隱藏真實心情,連眼淚也深深藏起,就怕讓父親感到不耐,討厭自己。

  環顧空蕩蕩的工作間,忽然好想念以往令她不喜的酒臭味。這樣的乾淨寂靜,只讓她感到慌亂。

  呆坐在工作椅上,她抽噎著低泣起來。

  滿心的茫然、慌張、恐懼。

  爸爸離開了,往後一個人該怎麼辦?

  難過讓她忘記去思考父親信中的提醒,只是一個勁兒地哭泣,彷彿想將內心的悲傷全部傾洩。

  許久後,哭累了,這才抹去淚水,疲憊地走回房間,重新閱讀傑留下的信件。

 

    艾蜜絲:

  當妳打開這封信,我已經踏上旅程了。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如今妳已十六歲成年,相信能夠好好地照顧自己,我可以放心地去做我該做的事情。

  年滿十六歲,妳即將召喚一生中最重要的夥伴──「魔力生命」。

  很抱歉,我無法陪伴妳進行召喚儀式。我知道妳因為我的債務,始終沒能存下租用召喚法陣的費用,不用擔心,我為妳準備了一座一次性的煉金召喚法陣,安置於工作間隱藏的密室之中。我在密室入口設置了一個考驗,憑妳所學的知識去破解吧,就當是我留給妳的最後考驗。

  煉金術士這個身分,人人趨之若鶩,當中稱得上頂尖、獲得傳奇稱號者,卻是屈指可數。既然妳選擇和爸爸一樣成為煉金術士,就該無畏風雨,堅定地走下去。

  學習煉金術的同時,別忘了持續鍛鍊防身術,女孩子要有點自保的能力。

 

  坊間有許多正規或私人的煉金學院,我推薦妳就讀「鳳凰城」附近的「提瓦納卡煉金學院」。推薦信跟學院的位置地圖,我都放在禮物盒裡頭了。這所學院有些特殊,妳得花點工夫才能抵達。至於考核,我相信對妳而言一定輕而易舉。

  給妳一個提醒:抵達目的地之後,別太驚訝。

  提瓦納卡煉金學院的校長「尤金」是我的恩人,副校長「安狄雅菈」則是我的舊識。記得帶著我的推薦信去找他們,希望他們能看在過去的交情上,給予妳一點幫助。

  另外,日後入了學,妳可以前往「空間迴廊」尋找一位喜歡穿著深紅色長袍、名叫「薩蘭」的管理員,他也是我的昔日友人,有任何問題都不妨去麻煩他。

  禮物盒中有一個機關盒,我在上頭設置了不同等級的謎題。妳每取得一個等級的煉金稱號,就可使用煉金術士專屬的稱號徽章啟動機關盒,破解謎題,取得爸爸留給妳的訊息,包括我在每一個階段對煉金術的心得。

  工作間裡有我為妳準備的魔藥跟魔具,離家時最好帶上。

  禮物盒最底層的木盒非常重要,我製作了妳過去每天都會飲用的藥劑,總共三個月份,一定要定期飲用,別想偷懶。我還留了一張製作配方表,妳可以自行研究,但那超出了妳現在的能耐,不可能自行製作。入學之後,拿著這張配方去拜託安狄雅菈幫忙吧。

  我留了一具名叫「哈諾」的魔偶給妳,他的長相或許會令妳有些困惑,日後如果能破解「專家級」甚至是「大師級」的機關盒謎題,相信妳會漸漸明白箇中原因。

  哈諾他……因為製作過程出了一些問題,性格有些極端,但不失為一個好的監督者。我安排他留在妳身邊,代替我督促妳的成長。

  和他好好相處吧。

 

  「哈諾……」艾蜜絲喃喃唸著魔偶的名字,儘管不是第一次閱讀信件,仍對於父親居然有能力製作魔偶感到震驚。魔偶是大師級煉金術士才製作得出來的高級產物,她根本不能想像,自己那邋遢落魄的父親是大師級的煉金術士。

  內心充斥許多疑惑,她繼續看下去。

 

  我挑了很多東西當妳的生日禮物,可惜不知道妳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到底喜歡些什麼,只能按照我的想法挑選。

  我也不曉得妳喜歡什麼顏色,聽鎮上禮服店小姐的推薦買了這套鵝黃色小禮服,日後出席很多場合都能用上,希望妳會喜歡。

  然後是……妳出門要小心壞人,天冷要注意保暖,肚子餓要記得吃飽。不要交男朋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看到「不要交男朋友」的警告,本來的哀愁稍微被沖淡,轉為哭笑不得。

  「爸爸,你也是男人,這是說自己也不是好東西嗎?」

    再往下看,一字一句地詳細閱讀,眼淚不知何時再次盈滿眼眶。

 

  對不起,我不是個好父親,一直以來沒有好好和妳談過一次話,和妳好好相處過一天。我不知有多少次想著,如果妳的媽媽還在,情況不會變成這樣吧。

    這段日子,我盡力去學習當「父親」,時間不長,卻是我在失去蒂雅後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最後,前往提瓦納卡學院途中,一定要格外小心。

  祝妳生日快樂。

  不要找我,勿牽掛。

 

愛妳的爸爸 傑 留

 

  艾蜜絲的眼淚滴滴答答地落下。父親離開的消息太過震撼,一時之間真的無法接受。

  噹!

  屋內的時鐘指針指向正午十二時,發出劃破寂靜的鐘聲。

  艾蜜絲回神,揉了揉因為哭泣而腫脹的眼,這才感覺肚子餓得有些犯疼。

  「爸爸之前一直提醒我要好好照顧自己,就是因為他將要遠行離家嗎?」艾蜜絲揉了揉乾癟的小肚子,表情相當苦澀。現在想來,早先爸爸的談話就存在有某種暗示,可她過得太快樂,忽略了那些隱藏的訊息。

  把信件收回禮物盒中,決定先平復心情,再來翻看裡頭的東西。肚子餓了,她可沒悲傷到要絕食的地步。

  過去,她在年幼的時候,就為了幫助父親分擔家計而前往小鎮打工,經歷了不少事,有許多令人難過憤慨的壞事,當然也有好事發生。她很明白,一味沉浸於痛苦之中,除了頹廢喪志,沒有任何意義。

  「呼……不想了,來做料理吧,希望做甜點能讓心情平靜一點。」除了鍊金術,她最喜歡的就是料理了,透過專心一致製作料理的過程,能慢慢地讓心情沉澱。

  只是,隨著雙手下意識地往餐桌擺上兩副碗筷,眼眶馬上又紅了。

  今天只能獨自用餐,往後恐怕也是如此。

  她邊掉著淚,邊將餐點吃進肚子裡。

  那一天,真正吃進嘴裡的,全是寂寞。

 

  收拾了餐具,艾蜜絲將爸爸送她的生日禮物盒帶進工作間。坐在木椅上,再一次展開令她萬般傷心的書信,重覆翻看了好幾次,似乎想將一字一句都牢牢記在心底。

  略微整理了心情,開始檢閱爸爸到底送了她哪些東西。

  除去原先擺放在最上層的信件,接下來是推薦信和提瓦納卡學院的指引地圖。

  推薦信指名給一位叫作「安狄雅菈」的女性,信件後的封臘微雕著一座保護法陣,若以錯誤的方式開啟,信件將在瞬間銷毀──毫無疑問,爸爸不想讓她看到裡頭的內容。

  她企圖憑過去所學加以破解,無奈那法陣既微小又繁瑣精深,遠遠不是現在的她能夠對付。

  學院所在的指引地圖,則像是藏寶圖一般,能隱約看出學院位於鳳凰城附近的山上,但沒有更詳細的標記,只在某個地方打了一個紅色叉號,表示目的地。看得艾蜜絲一陣無語。

  接著翻出一條項鍊,一塊黑水晶綴在圓形圖騰中心,彷彿展翼的太陽。這條從小看到大的項鍊居然出現在禮物盒中,讓她一陣驚訝。

  「這不是媽媽的遺物嗎?爸爸竟然把它留給了我!」

  過去,她總是看到爸爸拿著這條項鍊,呼喊媽媽的名字,然後悲從中來,很清楚這東西對爸爸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項鍊會被交到自己手上。

  艾蜜絲戴上項鍊,感覺貼在胸口處的冰涼,驀地一陣安心,彷彿爸媽就在身旁守護著她。

  項鍊底下是一個正方形的銀色方塊,入手有些沉重,看不出來以何種金屬製成。

  想起父親在信中的提醒,她意識到看似普通的方塊,就是隱藏著謎題的機關盒。方塊上頭有一個凹槽,似乎要嵌入某種東西才能啟動,應該是放置煉金術士徽章的地方。

  再往下翻看,一本特殊的煉金筆記和一件鵝黃色小洋裝映入眼簾。

  傑買錯了小洋裝的尺寸,艾蜜絲穿上後有些鬆垮,並不適合現在的她。

  把小洋裝疊好,看著不知不覺被她擺滿了整張桌子的各種禮物,心裡有感動,也有酸澀。

  「爸爸到底去哪了?有什麼事情重要到一定得離開我嗎?」

  既然會這麼做,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唉。」輕嘆一聲,她將禮物收拾妥當,又概略檢閱了父親留下的幾罐魔藥和魔具,大多是防身用途的藥劑,傑的關心可見一斑。

  收整完畢,開始尋找信中所說的密室。

  「我在這裡住了九年,第一次知道工作間裡頭有密室。」

  環視工作間,花了頗長的時間,才在提煉爐後方一條管線的隱密角落,摸到了一個疑似開關的東西。

  按下開關,提煉爐發出喀喀喀的聲響,竟左右一分為二,露出一條向下延伸的長長階梯。兩旁的機關自動點起火光,為她照亮腳下。

  看著這條驀然出現的陌生道路,艾蜜絲有些緊張,小心翼翼地進入。往下走了大約兩層樓的深度,抵達底部,被一扇門扉阻擋了去路。

  門扉繪了一座煉金法陣,然而有些缺漏,導致無法正常開啟。不消說,這就是父親留給她的最後考題。

  艾蜜絲此時仍有些心神不定,找到密室入口便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