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才作家草子信 × 美型繪師IKU《惡質化物語》試閱05:

Chapter Three:神祕少女愛琳絲

 

01

克特爾來到城鎮西側,此時已有不少民眾手持鋤具,在火海中與一群蒙面人打鬥。除此之外,還有幾人身穿輕甲、揮舞長劍,看起來像是士兵。

四周的房屋燃起熊熊火焰,完全沒有看見其他居民,唯獨這三方人馬在這片火海打鬥,讓人看得很不安,也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平民與士兵共同退敵的情景,讓克特爾有些吃驚,沒想到居然會有平民留下來參與打鬥,至少他從沒見過。

而且,這個小城鎮的民眾挺強悍的,打起架來絲毫不遜那些士兵,要不是他們穿著普通布衣,恐怕他會以為這些人全是訓練有素的士兵,甚至讓他有種平民比士兵還耐打的錯覺。

但是,眼前的戰鬥場面混亂,因為這些平民跟士兵打鬥的方式,實在強悍過了頭,蒙面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樣看來,他趕來此處的決定有些多餘。

眼看這裡不需要他幫忙,克特爾便打算回頭跟商隊頭子他們說清楚情況,好讓他們安心。

才剛遭遇過盜賊的商隊,眾人人心惶惶,要是再看見這場混戰,恐怕會受到更大的驚嚇。

正當他打算掉頭回去之際,一個農夫突然拿著稻草叉子,直朝坐在馬背上的他刺來。

克特爾嚇了一跳,連忙抽出長劍擋住攻擊,並大聲說道:「我不是你們的敵人!」

儘管希望對方別把他跟蒙面人當成同夥,但是農夫沒有因此收回攻勢,反而將他從馬背上打下。

克特爾的馬受到驚嚇,迅速朝反方向飛奔離去,摔在地上的克特爾根本來不及抓住馬,忙著用長劍抵擋攻勢。

「等一等!我說了我不是敵人!」

克特爾不敢將長劍出鞘,怕一打下去會傷到對方,畢竟他是來幫忙的,不想把情況弄得太複雜。

可是對方根本不把他的話聽進耳中,始終將叉子對準他。

實在沒辦法,克特爾便用力推開對方,同時往後拉開距離。

正當他想再次開口詢問,卻忽然被人拉住,迫使他分心,低頭看向拉住他的小小手掌。

「快……快逃。」滿臉是血的小男孩虛弱地說著。

說完之後,小男孩便全身無力地倒下。

克特爾連忙抱住對方,然而腦袋還沒明白小男孩的意思,那名農夫又衝了上來。

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克特爾決定先帶著小男孩撤退。

才轉過身,他就看見眼前一片白影晃過,接著聽見馬的嘶叫,以及重物落地的沉重聲響。

他僵住身體,慢慢地轉頭,赫然發現那名危險的農夫已經倒地,而自己的旁邊站著一匹白馬。

讓他吃驚的不是突然冒出來的這匹馬,而是馬背上的人。

當她笑嘻嘻地朝自己招手,克特爾幾乎是脫口而出地喊道:「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來救你啊!」愛琳絲靠近克特爾的身邊,見到他手裡抱著的小男孩,頓時變了眼色,「上來,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去。」

克特爾根本沒有時間拒絕愛琳絲,因為在農夫倒地後,那些平民與士兵居然很有默契地轉移目光,每個人的眼神看起來都火大到不行。

雖然不想被當成壞人,但現在的情況實在沒辦法選擇,更別說他還抱著受了傷的小孩。

於是他立刻上馬,與愛琳絲離開這片被大火吞噬的地方。

 

愛琳絲帶著他跟小男孩來到城鎮南側,老實說,此地情況比西側好太多了。

儘管在他們出現的剎那,城裡的人們有些驚慌,卻很快地放心下來。

由於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緊張,這點也勾起克特爾的好奇心。

將小男孩帶到醫生那邊診斷,確定他沒有危險後,克特爾才轉頭問道:「妳似乎對這個城鎮很熟悉,該不會知道什麼吧?」

「不知道。」愛琳絲眨眨眼回答,順道拿起攤販上的蘋果咬下。

克特爾根本不相信愛琳絲所言,因為她的態度完全不像不知情。

十分確信她在唬弄人的克特爾,兩眼死命直盯,逼她回答。

但愛琳絲看了他一眼,便指著前方說道:「比起這個城鎮的事情,你應該先關心他們才對。」

以為她想要轉移話題,克特爾並不想照著她的話去做,卻有個沉重的身軀猛力朝他背脊衝撞,差點沒害他骨折。

接著他聽見熟悉的聲音,口齒不清地說:「騎騎騎騎……騎士大人!能在這裡遇見您實實實實在是……實在是……」

克特爾轉頭看著撞擊他的人,這才發覺竟是商隊頭子。

當下他回頭朝愛琳絲看去,可是對方早已走遠,根本沒有要留下來陪他聊天的意思。

不知道應該先推開商隊頭子,還是先追過去的克特爾,進退兩難地來回看著他們,最後選擇先把緊抓著自己的人解決了再說。

「我不是要你們在原地等我嗎?」

「那是因為盜賊追上來了,我們才想趕快躲到城裡。」

「盜賊追上來了?」聞言,克特爾驚訝到張大眼睛,急忙追問:「他們還真纏人……現在那群傢伙在哪裡?」

「這……這個嘛……」商隊頭子放開了克特爾,有些心虛地別開眼,「我不是很清楚,原本那女孩說要拖延他們的腳步,自己留下來對付那些盜賊。可是沒多久,她就騎著馬追上我們,把我們帶到這裡。」

聽見商隊頭子這麼說,克特爾驚訝不已。

才想回頭去追愛琳絲,當事人已經拿著不知名的黃色水果,塞進他的嘴裡,「吃吧,這很甜的唷!」

克特爾差點沒噎到,趕緊拿出水果,咳了幾聲,「妳,妳到底是──」

「這麼說起來,好像忘了告訴你。」愛琳絲眨眨眼,勾起誘人的微笑,「我叫做愛琳絲。」

「我不是要問這個!」克特爾不顧商人頭子還在場,持續追問:「妳到底是誰?獨自留下來面對那群盜賊,還能追上商隊的腳步……甚至過去找我?妳可別跟我說是湊巧,我不會相信的。」

「我只好跟你說,這是我的實力囉。」

聽見愛琳絲這麼回答,克特爾啞口無言。

這樣聽起來好像有道理,卻又像應付他,不管怎麼說,這回答有等於沒有,他依舊什麼都不知道!

愛琳絲無視黑著臉的克特爾,轉而對商隊頭子說道:「你們安心在這裡療傷、休息吧,西側那邊不會影響到這裡。」

「咦?」商隊頭子一愣,不明白愛琳絲為何如此肯定。

可是經過那麼多事情,即使愛琳絲這個人再詭異,商隊頭子也願意相信她說的話。至少到目前為止,她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愛琳絲彷彿知道商隊頭子在想什麼,便多做了點補充,道:「西側的事情我會去調查,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原來……是這樣……」商隊頭子聽見愛琳絲的說法,又想到她能夠順利擺脫盜賊,突然會意過來。

克特爾倒是什麼都沒明白,只是從對話中慢慢拼湊出她的目的,問道:「妳打從一開始,就是打算來這個城鎮?」

即使知道對方的目的,但他仍然不知道她是誰,這點才是最讓他在意的。

愛琳絲笑著回答:「因為我聽說,這個城鎮有點問題。」

「有點問題?這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知道了,就不會特地跑到這裡。」愛琳絲嗤鼻笑道:「不過,這件事情跟你無關,既然你順利完成對商隊的諾言,將他們平安護送到城鎮,那麼已經沒你的事了吧?」

愛琳絲這麼說,擺明是要他別插手的意思。

克特爾越想越不對勁,怎樣也不想被愛琳絲當成礙手礙腳的麻煩,他好歹是西亞王國的騎士!

「我會依照情況來判斷要不要插手,身為西亞王國的騎士,我有義務保護西亞王國的人民。」克特爾顧不得自己還得去解決嗜血伯爵,決意留下。不論如何,他都得向愛琳絲證明,自己的騎士頭銜不是掛好看的。

更重要的是,他有些懷疑愛琳絲跟盜賊是不是有關係。

回想起來,商隊遭受盜賊攻擊之際,愛琳絲並未出手,否則商隊的人不會受重傷。

如果依照商隊頭子的說法,愛琳絲應該具備對付盜賊的實力,否則愛琳絲跟盜賊之間肯定有什麼祕密。

克特爾對愛琳絲充滿不信任,看著她的眼神漸漸變得銳利。

愛琳絲卻保持著輕鬆的態度,眨了眨眼,繼續吃著手中的水果。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嗯……好吧,或許你的『騎士』身分,多少會有點用處。」

說完,愛琳絲吹了聲口哨,遠處便傳來馬啼聲,緊接著克特爾的馬居然自行跑了回來。

克特爾瞪大了雙眼,沒想到愛琳絲輕輕鬆鬆地把他的馬呼喚回來,還沒回過神,馬繩也交給他了。

「走吧,我們去見見這裡的地方官,也是負責管理這座城鎮的城主。」

愛琳絲便跨上馬背,沒等他回答,自顧自地駕馬離開。

克特爾連忙騎上自己的馬,趕緊追過去,根本不曉得愛琳絲究竟要做什麼。

他還以為愛琳絲是要去西側解決紛爭,沒想到卻朝城主住的地方過去?

這讓他不禁懷疑,她是不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02

這個城鎮其實不大,全鎮以噴水池為中心,分成東西南北四側,路好記到讓人想迷路都難。

經過噴水池之際,克特爾下意識朝西側看過去,發現仍能見到燃燒竄起的黑煙,忍不住追上前方的愛琳絲,問道:「我們真的不用先去西側那邊滅火嗎?」

「那邊打得正歡,我們幹嘛插手?再說,自己城鎮裡發生的事情,城主不會置之不理。」愛琳絲直視前方,輕鬆地答道:「如果你怕大火延燒到其他地方,那大可不必擔心,因為城鎮的東西南北四側都各自設有防禦機制。」

「防禦機制?妳是說類似『魔法』那種東西嗎?」

「魔法」在他們這裡非常少見,自從魔法之都麥卡倫在一夜間消失無蹤,「魔法」便成為稀有物。

除了本身就具有「魔力」的種族或物品,人類想要使用魔法幾乎是不可能的。

並非人類無法使用魔法,而是使用魔法的相關書籍、紀錄等等,都隨著魔法之都一同消失不見。

魔法之都麥卡倫中有著許多關於「魔法」的重要紀錄,而所有歷史上的強大魔法師,全都從其中誕生。

如今,這一切早已蕩然無存。

為了彌補失去的「魔法」,人類開始研發各種相似的能力,煉金術便是其中一種。只是這介於科學與魔法之間的產物十分不穩定,因此煉金術基本上是由煉金術師公會負責管理。

沒有向公會提出申請的煉金術師,不能隨意使用煉金術;而違反規定的煉金術師,也是由公會負責追緝。

儘管克特爾對於煉金術不是很了解,卻明白各國都非常敬畏煉金術師。在西亞王國裡,有國王陛下欽點的王室煉金術師,所以他對此不算完全陌生。

見到那片火焰與在火焰中打鬥的人們,當下他並沒有任何想法,但現在回頭想想,搞不好跟煉金術有關。

畢竟現在唯一能跟「魔法」搭上線的,僅有煉金術了。

愛琳絲聽見他的話,總算回過頭來看他,但臉上卻沒有笑容。

她忽然停止不前,翻身下馬,克特爾自然跟著照做。

當他看到愛琳絲將馬繩交給旁邊一名侍從,這才發現,原來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克特爾正打算開口提問,就聽見站在大門前的侍從恭敬地請他們入內。

克特爾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連身分都不問就帶他們進去,簡直像早已知道他們會來。

他滿是困惑地回頭看著愛琳絲,發現她也面露驚訝,看樣子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事情越來越奇怪了。」他故意開口提醒愛琳絲,要她稍稍防備。

愛琳絲又朝他看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突然勾住他的手,笑得萬分開心。

「旅途中本來就該有點刺激感嘛!這樣正好,我們不用解釋自己的身分,就可以見到城主呢!」

看著愛琳絲天真無邪又可愛的笑容,克特爾倒是百般無奈,忽然有點羨慕對方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性格。

「妳倒是輕鬆,萬一發生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有你罩我,我什麼都不怕。」愛琳絲笑著回答,拉住他的手往眼前的漂亮別墅走去,「而且我也會罩你的,不用擔心。」

他才不是擔心罩不罩的問題!眼前明明有更加重要的問題,為什麼愛琳絲能夠樂觀到這種地步,甚至對事實視而不見呢?

另外說句實在話,他完全沒有辦法放心地讓她「罩」自己。

「還有,你剛才提出的問題。」當侍從站在門前,側身讓他們進屋後,愛琳絲慢慢收起勾起的嘴角,冰冷地注視著裝潢華麗的大廳,以及高掛在兩層樓上的水晶燈,「那個防禦機制究竟是不是『魔法』,我想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

她刻意壓低了聲音,這些話只讓克特爾聽見。

見到愛琳絲反常的態度,克特爾不禁警戒起來。

他很清楚愛琳絲的意思是什麼,簡單來說,方才提到的防禦機制,不是魔法就是煉金術,按照情況來看,極有可能是「魔法」!

「不會吧,竟然在這種地……」

話還沒說完,正對大門、鋪著紅地毯的長樓梯上,慢慢走下身穿白色禮服、表情柔和的少女。她的肩上披著薄紗,長條狀的水晶髮飾因碰撞發出清脆聲響。

克特爾的注意力瞬間被少女吸引了,但讓他驚訝的並非少女的美貌,也不是傲人的身體曲線,而是她帶著靈性的翠綠眼眸,以及證明她身分的細長耳朵。

「妖精?」克特爾驚愕地瞪大雙眼,「為什麼人類的城鎮裡,會出現妖精?」

「你在說什麼?」愛琳絲完全不受少女散發的氣質影響,糾正克特爾的發言,「那傢伙是魔族。」

這話一說出口,少女的笑容頓時變得僵硬,卻仍保持著高尚的氣質,朝愛琳絲看去,「就算我是魔族,也比妳這變態好上幾千倍。」

「區區魔族居然敢對我放話?看來妳膽子不小。」

「話可別說得太早,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惡魔』,還不清楚呢。」

兩人見面才不到幾秒鐘就吵起架,而且這架乍看吵得溫和,偏偏聽著會讓人覺得可怕。

「喂,妳該不會認識她吧?」克特爾真的認為,愛琳絲搞不好跟少女一樣,都是魔族。

他沒被少女的話影響,而是這樣就能說通許多事情──愛琳絲是魔族,所以才這麼強,所有不對勁都可以用這個身分解釋。

而且知道愛琳絲的身分,也可以讓他稍微放心了。

可惜,愛琳絲很快地打破了他的渺小願望。

「你真以為我是魔族?」愛琳絲伸出手,指著他的眉心,「別開玩笑了!誰是那種說謊不打草稿、令人討厭的種族。」

說完,她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氣呼呼地說:「我是人類!是人類!」

克特爾頓時有點失望,倘若她是魔族,還可以上報給騎士團,派專門對付魔族的騎士過來,畢竟魔族不被允許踏入西亞王國的土地。

眼看克特爾完全偏離了重點,愛琳絲不禁長嘆一口氣。

接著,她聽見階梯上傳來少女的輕笑聲。

「呵呵,這可有趣了。」

一見少女態度從容,愛琳絲立刻抬起頭狠狠瞪著她,隨後收起流氓般的表情,再次對她露出甜美的笑容,「我記得魔族和西亞王國有簽訂條約吧?魔族不許隨意踏入西亞王國,西亞王國的騎士也不允許任意侵入魔族領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