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958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千王之凰》獨家內容搶先看:第一章神棍,雞血,命定之人(更新02)

紗衣少女齊齊應聲退下,很快那位「鄭公子」便出現在了琉璃飛簷下。

來人一身玄色長袍,步履沉靜而寧定,似乎已與夜色融為一體。他慢慢走到紫袍男子身後三尺左右的地方,終於開口打破沉默「你急急叫我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的背影?」

「美好的星空,自然要邀請知音共賞。我們恐怕沒有太多機會一起享受如此良夜……距離群星隕落,天地混亂的日子不是太遠了。」紫袍男子聲音飄渺,傳自九霄。

「你就這麼肯定所謂的末日即將到來?」鄭公子的語氣透出幾分無奈。

紫袍男子調帶著濃濃的沉鬱悲憫「我也希望不會,很可惜,數千年來神算世家的卜算之術從不曾出錯

他正是神算世家的第三十六代傳人卜塵宇神算世家卜氏預測天機的能力非凡,已享有數千年的盛名,在世人看來,能知過去未來的他們,直與神仙人物無異

鄭公子學著的動作仰頭望天,看了好一陣子,卻是一無所得。

卜塵宇輕笑一聲慢慢回過頭來「鄭家乃是法政世家,所謂術業有專攻,皓弈你再看一年也不會看出門道來,何必勉強?」

宮殿內透出的燈光散落在他臉上,鳳眼瓊鼻,肌膚明淨得猶如溫潤通透的羊脂白玉,精致俊秀偏偏不帶絲毫女氣謫仙一般的容貌氣度,委實令人妒忌。

鄭皓弈卻絲毫不受他的貌影響,不以為然道:「既然你認定了末日將至,就趕緊把沒完成的心願完成了,拉我來天機殿廢話什麼?」言下之意根本不把的話當回事。

卜塵宇似是早就預知他的反應,搖頭輕歎一聲「末日並非無轉機,明日午時從天機殿出發往西一千三百,你的命定之人便會出現,這是最後的機……」

一句話未完,忽地渾身一震,臉色轉為蒼白,失去血色的唇慢慢滲出一縷鮮血。

鄭皓弈終於動容「你怎麼了?」

卜塵宇苦澀強笑「窺探天機是要付出代價的,我耗盡百年陽壽也只看這一點端倪,後面必需拜託你了。皓弈,明日午時從天機殿出發往西一千三百,切記、切記

簡單幾句話說來,竟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抬手扶著殿柱,搖搖晃晃跌坐在地,眼角竟也開始滲出血絲整個人散發出濃濃的頹敗之氣,一朵盛開到極致黯然凋零的絕世幽蘭。

鄭皓弈定定看了他一眼,卻沒有伸手去扶,只是沉聲道:「好吧,我記下了」說完便要轉身舉步離開,然像想起了什麼,回頭道:「你希望我依你所言,直說就是了,何必浪費雞血?」

雞血?

卜塵宇猛地抬頭,滿臉不敢置信「你怎麼知道我用的是雞血?」一雙漂亮的鳳眼幾乎給他瞪成了牛眼,表情激動、尾音高昂,裡還有半分虛弱垂死的萎靡模樣?

鄭皓弈揉了揉額角道:「上上上你用果汁,顏色太淺上上你用朱砂,質地不像你用糖漿,甜味太濃我見今次你備這麼久多半用真血了。天機殿絕大部分時候齋戒,偶然開葷也嚴禁濫殺,來的路上我好聞到膳房的人往你這邊送剛剛燉好的雞湯,用的除了雞血還會是什麼血?莫非你得給自己放血?」

卜塵宇大受打擊,滿臉哀怨「你就不能假裝被我騙到了?」

「太假了你如今還未到達洗髓易經的境界,滿打滿算陽壽頂多剩八十多年,何來百年陽壽讓你耗被這麼低劣的謊話騙住,那未免太侮辱我的智慧了」鄭皓弈搖頭。

千雲大陸上的武者修為分為七個境界,依次為脫胎境、換骨境、洗髓境、易經境、超凡境、脫俗境和入聖境在突破晉入超凡境之前,武者的壽命與常人一樣最長也只得百年左右。

超凡境的武者可以有兩百歲左右的壽命,到了脫俗境則有五百年陽壽,入聖境更長達千年說是活神仙也不為過。

「還有你的假。」鄭皓弈顯然還嫌不夠刺激,指了指卜塵宇那頭披散在地長得驚人的漂亮髮絲繼續道:「一個多月前你的頭髮剛到肩膀,以你的修為加上天賦,這個時侯長過肩背就逆天了。」

髮長,乃是顯示千雲大陸年輕武者修為與天賦的重要標之一。二十歲前,修為越高、天賦越好頭髮便越長。若能於年輕時就長過腰,絕對是大陸上鼎鼎有名的絕頂強者。

也就是說,卜塵宇那頭過膝假如果是真的,他至少必須是脫俗境的絕頂高手。

一番數落,說得惱羞成怒,顧不上裝什麼虛弱可憐的活神仙了,惡虎一樣跳起身揪住鄭皓弈的衣襟狠狠道:「去不去一句話

鄭皓弈微笑「去!你做了這麼一場大戲就為了騙我去見什麼命定之人,我如果不去,豈不是太不給面子

「算你識趣」卜塵宇悻悻然抹掉唇邊眼角的雞血,想想又有些不甘「我說的是真的,你照我的說去做,明日肯定會見到命定之人末日之說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推算,族裡幾位老祖宗都有類似的預感

「我知道,你是神算世家的第三十六代傳人,鐵口直斷童叟無欺」鄭皓弈的神情十分嚴肅,可惜眼裡的笑意徹底出賣了他。

卜塵宇一陣氣結「鄭皓弈,總有一日我會讓你承認我是真正的天才神算

「但願那天在末日之前」鄭皓弈哈哈一笑飛身而去,眨眼便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下。

夜空某處,一顆不知名的星辰忽然大放光芒忙著跳腳怒罵的卜塵宇沒發現,已經走得遠遠的鄭皓弈也沒有發現,任由耀眼光輝一掠而過……


02.

 

一個夜晚,另一個時空

蘇翩紫輕手輕腳翻過正在修葺的道觀圍牆,打量一番眼前的情景,撈起一塊磚,依照著白天記憶中的路線,悄無聲息地摸到許願池邊。謹慎地在樹影藏了一陣,不見有人路過,還是不太放心,於是奮力舉起磚塊,向水池砸去

磚頭落水激起大片水花外帶響亮非常的撲通聲。如此大的動靜,附近如果有人,一定會跑過來看看究竟。

等了好一陣子,始終不見有人來,終於放下了這觀裡的道士顯然都是好吃懶做的傢伙,晚上沒有遊客,就沒有錢可賺,他們哪肯跑出來蚊子?

蘇翩紫幾步跑到池邊,打開手電筒去照池底。幾個小時之前,就是在這個位置,她的項鍊意外斷了,連墜子一起掉落池中,道觀裡負責看守許願池的道士死活不肯讓她下水去撈,兩人一陣爭吵,驚動了帶他們這幫學生旅行的班導師。她知道班導師自己這種孤兒院出身學生向來沒有好感,事情鬧大了只會更糟糕,只得咬牙走開。

打從她能記事起,那條項鍊上的木刻墜子就一直戴在身上,不知道來,但固執地認為必然與自己的身世有關這樣重要的東西,非找回來不可。

電筒的光線微弱,渾濁的池水不曉得多久沒換過了。蘇翩紫挽起褲腳翻過圍欄跳入池子裡找了好一會兒,終於在幾個錢幣下面到項鍊墜子露出的小小一角,當下再顧不上其他,捋起衣袖彎腰伸手,要把墜子撈上來。

手掌剛剛緊握住木刻墜子,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喝:「什麼人在那裡?」

靠!早不來晚不來,怎麼這時候就來了?

蘇翩紫大驚,一把將木刻墜子捏得更緊,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卻是不想,在她準備把手收回來時,的木刻墜子然變得如火炭般灼熱一圈紫光噴湧而出眨眼便把她整個人包裹在其中,瞬間只覺身處漩渦,一股極強往下拖。

她還來不及驚呼就暈了過去,身體無聲無息沉入池底,消失在那一圈紫色光暈中

昏迷前裡閃過一個念頭明天報紙會不會一條「女中學生半夜潛入道觀偷取許願池內硬幣不遂,慌亂落水溺亡」的社會新聞?老天爺啊!真是丟死人了

 

朦朦朧朧中,蘇翩紫感到一雙手輕輕把她抱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溫柔撫拍她的肩背,有人在耳邊唱著搖籃曲的輕柔歌曲。

「媽媽……」無意識地叫道。

這兩個字彷彿魔咒,所有東西頓時消失歌聲、懷抱還有那一雙溫柔的手統統無影無蹤。

蘇翩紫猛睜開眼,面前青山綠水,藍天白雲,全是陌生的景致。

定了定神爬起身,用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情自己明明髒兮兮的道觀許願池裡,當時還是夜晚,怎麼一睜眼道觀不見了,天也亮了呢?

還有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她所住的小鎮附近,可沒有這漂亮的風景。

猛然想起重要的項鍊墜子,匆忙低頭一看,不由得大大了口氣,還好!墜子在手上

她把斷掉的繩子重新打個結,然後往頭上一套。連著木墜子的繩圈滑過頭髮落到頸部位置,她隨即意識到,頸後多了什麼涼涼滑滑的東西。

有蛇?

蘇翩紫嚇出一身冷汗,伸手往後摸,入手是又長又滑一把頭髮

長頭髮?

愣了一下,不對呀!她所就讀的中學一直要求學生不分男女都必須剪短髮,女生的頭髮再長允許過肩,現在摸到的這把頭髮絕對不止個長度!

她震驚地扯著腦後一縷頭髮一路摸到尾端,竟然長及腰部拉扯時頭皮一陣一陣地發痛,分明是從她的腦袋上長出來的。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頭髮莫名其妙地變得如此長?

就在茫然不解之際,天空中傳來一陣翅膀拍打的聲音,十數通體雪白長了巨大翅膀的飛馬掠過,盤旋兩圈,紛紛落在她面前。

蘇翩紫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長了翅膀飛馬?沒看錯吧

馬上坐著身穿古裝的男男女女,有老有少,人人都是一臉驚喜地打量著呆坐在地的口中驚呼連連

「你看她的頭髮,然長到腰了,我還從沒有聽說過天賦這麼高的人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