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路人的王牌》:暢銷輕小說作家夏堇、拆野拆替真心推薦(全3部)


暢銷輕小說作家夏堇、拆野拆替真心推薦


路人的王牌





第二部金角崢嶸
 
 
 
 

作 者:雷雷夥伴
繪 者:ANTENNA牛魚
出版社:凌雲文創
出版日:8月4日
定 價:250

 

 

內容簡介

 


★長踞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討論度居高不下,讀者好評暴表!
★超潛力新星雷雷夥伴 × 人氣插畫大手牛魚,亮眼合作!
★演藝圈冒險 + 毒舌搞笑 + 懸疑心機!暢銷輕小說作家夏堇、拆野拆替真心推薦,「非常精彩的故事,看到大半夜都停不下來。」

「阿明,信不信我能變個魔術,讓你忘記自己是狗?」
「信……咦?等等,不對!我本來就不是狗啊!」
「看吧,你已經忘了。」
「……」

歷經動盪,NT終於捲土重來。兩大劇組聯手,完成了金影獎參賽作品──史上最大的「騙局」!
路壬不僅再次與江準同台飆戲,還在一次意外中,不小心發現白契司的秘密。
原本不對盤的兩人因此化敵為友,緊隨其後,江影帝和白起司卻相互爭奪起了……路老闆身旁的床位所屬權。

俗話說得好,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危機就要悄悄地黏上來。
精心設計的險惡陰謀襲來,竟讓白契司身負重傷,江準和路壬陷入冷戰僵局。接著,眾所矚目的金影獎正式展開!
路壬以為局面已經不能更混亂了,卻不知道,最大的混亂,「那個人」,即將出現在他眼前……


 

第二部金角崢嶸
 
 
 
 

作 者:雷雷夥伴
繪 者:ANTENNA牛魚
出版社:凌雲文創
出版日:5月5日
定 價:250

 

 

內容簡介


★長踞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絕不按牌理出牌的驚艷之作!
★超潛力新星雷雷夥伴 × 人氣插畫大手牛魚,亮眼合作!
★演藝圈冒險 + 毒舌搞笑 + 懸疑心機!暢銷輕小說作家夏堇、拆野拆替真心推薦,「非常精彩的故事,看到大半夜都停不下來。」

「唉呀!這位就是轟動影壇、驚動萬眾的Joker啊!久仰久仰,怎麼長得比女主角還花瓶呢?」
「呵呵,老子是男的,好歹也是盆栽吧。」
「對了,路演員,聽說你家的黃金獵犬會澆花打掃洗衣煮飯切高麗菜?」
「呵呵呵,先不說吉祥物了,你聽過『世界金影獎』嗎?」

「世界金影獎」,十年一度的國際大獎,當今影壇的最高榮耀。每個國家只能推出一部電影參賽,競爭之激烈,不言可喻。
為了拍出夠資格角逐金影獎的精采作品,亞當.霍金導演的劇組舉辦了演員甄選,哪想甄選結果揭曉,生著一張「盆栽臉」的路壬和「人形泰迪熊」艾可.霍金竟然雙雙落選!
俗話說得好:當上帝關上一扇門,必定會在門邊為你挖好一個坑。
果然吧,還沒走出NT大樓,路老闆與小可愛已經陰錯陽差地落入另一位名導演──駱天龍的魔爪!

「騷年,準備好你的遺書和吉祥物,我們出海拍片吧!」

★內含精美拉頁海報、首刷限定書籤




第一部Joker×King
 
 
 
 

作 者:雷雷夥伴
繪 者:ANTENNA牛魚
出版社:凌雲文創
出版日:1月27日
定 價:250

 

 

內容簡介


★演藝圈冒險 + 毒舌搞笑 + 懸疑心機 = 橫掃鮮網、POPO人氣榜,絕不按牌理出牌的驚艷之作!
★超潛力新星雷雷夥伴 × 人氣插畫大手牛魚,亮眼合作!
★暢銷輕小說作家夏堇、拆野拆替真心推薦,「非常精彩的故事,看到大半夜都停不下來。」

「從前有一個人叫小菜,然後他就被端走了。」
「無聊,老梗啦!」
「從前有一個主角叫路人,然後他就被無視了。」
「等等!不是吧?這樣的主角沒問題嗎?」

路壬與拜把兄弟阿明在鄉下開了一家小雜貨店,頂著一張乾淨單純的人畜無害臉,過著扮豬吃老虎的平穩小日子。
萬萬沒有想到,一個陰錯陽差,竟讓他的詐騙對象從無辜顧客擴展到……全球觀眾?
自千裡挑一的海選脫穎而出,路老闆正式踏入競爭激烈的演藝圈。全球矚目的熱門大片《關鍵線索》開拍在即,狡詐鬼才新秀路壬對決腹黑霸氣影帝江準,究竟鹿死誰手,誰吃了誰的黑?
路老闆微笑曰:「想知道?買書回去看吧,乖。」


作者簡介

.作者:雷雷夥伴,不畏打雷暴雨陪伴左右的好夥伴。
名稱來自某部電影,一隻可愛的泰迪熊,一場溫馨的友情故事……儘管電影是限制級。以娛樂大眾為使命,向來是用鍵盤打字而非手寫稿,因此不能自稱筆者,只能自稱「鍵人」。
夢想是成為大家的雷雷夥伴。很高興認識你/妳,請多多指教。
噗浪:http://www.plurk.com/lay_partner
FB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aylaypartner 

.繪者:ANTENNA牛魚,深海中的大王。
海草為筆,油汙為墨,喜好美色。副業是將清晨視為午後的海膽獵人
BLOG:brother-only.blogspot.com
PLURK:antenna2669
FB:bxw2015  


【編輯部說明】

謝謝大家對新書《路人的王牌》的支持,不過小編這裡收到樣書之後發現,因為排版工作上的疏失,導致內頁人物的比例有壓縮失準,沒有能夠精準呈現出最正確的樣貌。對於辛苦繪圖的牛魚老師、作者阿老師和讀者們,實在感到非常抱歉!

下一集出版時我們會修正這個失誤,以後也會更謹慎確認每本書的插圖細節。真的很抱歉這次造成了困擾,再次向大家致歉(小編土下座)




稱霸文學網站人氣榜,讀者狂推,出版社爭邀,超潛力新星登場
奸詐新秀VS 霸氣影帝,2015最刺激搞笑的演藝圈歷險記


阿雷的文最有魅力的地方是,能在短短的幾句話、幾個動作間,將人物個性鮮明地顯露出來。即使到了後面,人物多了起來,讀者也能輕鬆記起角色的名字。
本書的男主角路壬,時常做些事情令人牙癢癢,卻不讓人討厭。另一位男主角江影帝,風度渾然天成,帥氣值百分百,沉默寡言。兩人的相處,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其他角色也都相當有魅力。
很少有一本書能讓我喜歡全部的角色,《路人的王牌》做到了,我全都喜歡。
嘿,也可以說本書CP配對無限種,蘊含著腐味,忍不住想大喊:在一起吧!在一起吧!紳士什麼的,都到旁邊去!
──暢銷輕小說作家 夏堇



今天第一次看到這本書就一口氣看完了,我很欣賞這種時緊湊時輕鬆又吊人胃口的文。
──讀者 紙霏鳶

阿雷真的太有創意了啦,不止內容,連標題都是經典。
故事很豐富,偶爾有點沉重,但隨即又出現幽默搞笑的情節或話語,讓人看了像坐雲宵飛車一樣,痛快!
──讀者 夢徒

小雷小雷,妳的角色實在寫得太好了,精采精采精采!光是看著標題我就笑翻了,劇情又比標題更好笑,我哥都把我當神經病了哈哈哈哈哈!
一定要繼續保持下去啊,「雷式幽默」真的很有梗。
──讀者 洵稀

情節緊湊有新意,文筆生動有趣,溫馨搞笑中帶著緊張,人物設定有一點神秘色彩,是讓人看完之後會問「然後呢」的好故事。
──讀者 季秋




【推薦序】                                                                                          ˙夏堇

 

 

真心爆料與誠心推薦!

 

  大家好,我是夏堇,很高興能為阿雷寫推薦序。

  介紹文章之前,我先說說自己是怎麼接觸到《路人的王牌》這本書。

  其實蠻巧的,起因是網路。我和阿雷在同一個文學網路平台放文章,我平時除了寫文,也有在網路上看文的習慣。那天隨意瀏覽網站,在專欄人氣排行榜上,看到一個專欄的名字叫做《路人的王牌》,作者叫雷雷夥伴,心想「好特別的名字啊,作者一定是個很有惡搞才華的人」,一時興起就點進去觀看。

  進入專欄,便看到一張非常符合專欄名稱的「進擊的路人」特效標準字,不禁笑噴。文章看板圖是個很帥的西裝男,好奇心驅使下,我點開來觀看,沒想到內容非常精彩,一章、兩章接著看了下去,看到大半夜都停不下來,從此迷上了阿雷的文章。

  我記下《路人的王牌》,把專欄加入書櫃,定時追蹤,默默關注,先從讀者開始當起。

  後來有幸在噗浪上深入認識阿雷,一聊之下,才知道我們都看過彼此的文章,真的好巧,小說圈子好小啊(笑)!

  阿雷很好聊天,會寫小說又很會畫圖,真的相當厲害。

  本人的個性和文章一樣,活潑開朗,該糟糕的時候會毫無形象(?),非常有義氣,樂於助人,是個值得深交的好夥伴、好朋友。

  是的,說了這麼多,我要表達的是,本書的作者雷雷夥伴,不管是本人還是小說,都非常的有趣!

  嘿,不小心以朋友的身分大爆料了。回歸正題,我要在不劇透的情況下介紹《路人的王牌》,引起大家的興趣。

  我非專業書評者,純粹是以一般讀者的出發點,誠心地推薦這部作品。

  本書名為《路人的王牌》,男主角名為「路壬」,但此路壬並不路人,只是頂著一張單純臉扮豬吃老虎。透過路老闆與兄弟阿明的幾句日常對話,深深把可愛男主角的形象植入了讀者內心,令人印象深刻。

 

郝浩明面無表情地回答:「磁卡背後寫著『御載金城警衛陳X祥』,您改名了?」

「呵呵,那是我舅舅。」

「您哪有舅舅?好歹我們也認識幾十年了。」

「真羨慕你這麼年輕就認識我了。」

 

  光看這幾句話,就足夠吸引眼球啊,阿雷怎麼能讓男主角路壬那麼迷人呢,真是太超過了!越來越期待後面會有什麼爆點。

    實際上,書裡所有角色的台詞都充滿特色。

  阿雷的文章最有魅力的地方是,能在短短幾句話、幾個動作間,將人物個性鮮明地顯露出來。哪怕發展到後面,人物多了起來,讀者也能輕鬆記起角色的名字。

  本書的男主角路壬,喜歡惡作劇,身手矯捷,簡直像隻貓,時常做些事讓人牙癢癢,卻不讓人討厭。通篇看下來,路壬的所作所為實在相當可愛,為他加分不少。

  至於另一位男主角江準,風度渾然天成,帥氣值百分百,沉默寡言的菁英,其實我覺得江影帝是個天然黑。

  兩位男主角的相處模式,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江準風度翩翩,是個真正的紳士,他的種種舉動讓路壬不知該如何應對,每次都拿江準沒轍──這樣的反差感,意外的可愛。

  其他角色,如神秘的白契司、擅長吐槽且隱約有被虐傾向的阿明、看似輕浮的白黎編劇、惜字如金的導演……等等,也相當有魅力。

  很少有一本書能讓我喜歡全部的角色,《路人的王牌》卻做到了。除了主角很有個性,配角無不具備強烈特色,缺一不可。如果讓我選,真是難以抉擇,我全都喜歡!

  嘿,也可以說本書的CP配對無限種,蘊含著腐味,忍不住想大喊:在一起吧!在一起吧!紳士什麼的,都到旁邊去!

  《路人的王牌》行文淺顯易懂,阿雷用輕鬆的步調,帶著讀者快速融入劇情,跟隨主角路壬展開冒險,一起緊張,一起熱血。

  人物的互動,能輕易擊中讀者的笑點,讓人笑到噴茶噴飯、全身抽筋。在此奉勸各位,看這本書的時候,嘴裡不能有東西,最好身邊也別有人,不然會被誤以為有人看著書發瘋了(笑)。

  另外,文中不乏帶有深度的對白和場景,值得再三思索。搞笑和嚴肅兼具,一點也不突兀。

  阿雷的文章有一股特別的魔力,越看越上癮,讀者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劇情走向充滿驚奇,而且字字精簡,絕不拖戲。

  文章裡可以找到很多有趣的梗,有一些藏得十分巧妙。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看,每一次都能找出不同的奧妙,給人新鮮的感受。看完全文,一定還要再從頭回味幾次。

  總結,本書有熱血,有淚水,有愛情,有友情,搞笑中帶虐,淚中又帶笑。阿雷用獨特的風格,寫出了一個充滿魅力與新意的故事。

  《路人的王牌》值得收藏,夏堇在此誠心推薦。

  希望我的大爆料,能夠讓大家更了解這本書,也更加了解阿雷(?)。

  祝閱讀愉快。

 

 

 

01 一覺醒來,天都黑了

 

「路壬,姓路名壬,善良守法的好公民。沒錯,這名字聽起來像『路人』,唸起來也的確是『ㄌㄨˋㄖㄣˊ』,但是,老實告訴您吧,我可是這條街上的頭子!看見沒?轉角那間名聲特響亮、人人特敬畏的警察局……對面的雜貨店,就是我路老闆的。嘖嘖,瞧你露出那什麼職業歧視的眼神!燈泡壞了,一家黯然失明;米沒了,一家挨餓歸西……你說,我這不是管了上百條人命嗎?」

長相和性格完全兜不上邊的年輕小夥子總是這麼介紹自己,幾百字就讓人深刻地了解他的名字、職業,以及把嬰兒說成老人、老人說成死人的天賦。

路老闆自認肩負重任,因此在這大熱天,冷氣機隨時可能爆炸、電視機隨時可能爆炸、洗衣機隨時可能爆炸……總之人民隨時可能遭遇生命威脅的日子裡,萬般難得地在店門口那張小涼椅上坐鎮。

容貌俊逸清秀的青年閒閒地搧幾下竹扇子,隨手抓起一份整齊擱在地上的報紙,看了起來。

「老天!這年頭什麼怪事都有!阿明,你看了今天的頭版頭條沒?『月黑風高夜,屍體疑在墳場逛大街?』是不是現在驚世駭俗的新聞難找,報個殺父殺母祖宗十八代通殺也未必有看頭,要改報奇幻故事來娛樂大眾了?」

「……老闆,您看的是五年前的報紙。」

正在櫃台裡算帳,還得抽空抬頭應付老闆玩笑話的男子,本名為郝浩明。

(路老闆介紹:「這是我養了十幾年的會計。」郝浩明喊冤:「老闆,店是我顧的,東西是我賣的,錢是我賺的,連您的薪水都是我發給您的。」路老闆隨後補充:「人挺聰明,就是計較了點。」)

路壬聞言,眉毛一挑,「五年前的報紙還擺在店裡做什麼?怕衛生紙用完?」

「是您昨天看完《解放黑奴》後,突然被雷劈了,良心發現說:『把店裡的事都丟給你一個小會計做,實在太不應該了。』然後從您家書房搬出一大疊報紙要擦玻璃,哪想手才剛貼上玻璃,忽然高喊一聲:『啊,我尿急!』這一尿尿到天黑都沒尿完,還瀟灑地把擦玻璃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所以了,您現在手裡那些,是我昨天擦完玻璃剩下的。」

路壬起身,同情地拍拍小會計的肩膀,嘆道:「真是辛苦你了,傻小子,直說是剩下的報紙就行了,何必費力解釋呢?」

「……」

沒理會面如死灰的郝浩明,路壬的視線又回到報紙上頭來。

五年前的舊報紙又怎麼了?不知道的事都是新鮮事。也難怪能從老頭的書房撈出這五年前的報紙,老傢伙明明都七老八十了,還和年輕人一樣瘋什麼盜寶,世界各地到處亂跑,就為了找些怪里怪氣的古董。

唉,他實在搞不懂,何必大老遠去看那些破東西?回家照照鏡子不就得了?活生生的老古董近在眼前嘛!

路老闆的一天,大多是這樣度過的。

坐在小涼椅上顧店,和街坊鄰居聊聊天,幫熟識的老婆婆照顧孫子,陪隔壁街賣茶的爺爺下棋。

這些年,他過著清閒的小老百姓生活,十分安逸。

在大城市開一間公司,你的地位可能只是個屁,還是無聲無息的悶屁。在名不見經傳的小鎮子裡開一間小店,當個小老闆,就算是屁,也是家喻戶曉的響屁。

日子一如往昔,客人來來去去,簡單買個幾樣日常用品,大多都是熟識的鄰居,走前會和路老闆及郝會計閒聊兩句。

過了中午時刻,艷陽終於不再直燒頭頂,夕陽朝著地平線緩慢西落。蔭涼的微風撩過門前,小雜貨店外那棵大榕樹沙沙地響,樹蔭正巧籠罩店門,就像多了一個天然的遮棚。

在這般悠閒舒適的氛圍中,路壬歪著頭,不知不覺地打起了瞌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向來雷打不醒的路壬在人群吵雜聲中清醒過來。睜開眼,天色已經黑了。

第一眼看見的是地面,店門前的石階上站了無數雙腳。抬頭,赫然發現整條街滿是人潮,而眾人的視線,全集中在店鋪正對面的那間警察局。

警局前人山人海,擁擠不堪,密得看不見門。由於街道太窄,人群還幾度要擠進雜貨店裡來。

路壬瞇起眼,探了探頭,想透過人潮縫隙看清楚情況,但隱約只見警局外面圍著亮黃色的封鎖線,然後……真的有好多人。

感想如上,他視若無睹地低下頭,繼續打他的盹。

下一秒,一個巴掌將他拍醒!

猛然睜開的眼眸迅速往旁邊掃,盯住那隻停在半空中的手掌。

郝浩明一臉凝重地道:「老闆,發生大事了。我怕有危險,得趕緊把您叫醒。」

路老闆皮笑肉不笑,「真創新,這回不是『有蚊子』啊?」

郝浩明跟著笑,「是啊,總不能老是為了一些小事吵您。」

「真機靈。」路壬換上無比燦爛的笑容,「這樣吧,從今以後,不管碰上了什麼事,哪怕在半夜,我一定賞你幾巴掌提醒。不必謝了。」

「……」郝浩明想著未來的日子,覺得雙頰異常疼痛。

想著想著,他不說話了,重重地嘆了口氣。摸摸口袋,掏出菸和打火機,俐落地啪一聲點燃,抽了一口,痛快地吐出白煙。

老闆……未來,我們能過著這樣平靜的日子,一輩子嗎?

微冷的黑夜燃起一朵渺小的火光,但煙味很快就波及旁人。見路壬皺起臉,郝浩明二話不說,把剛點燃的菸又捻熄了。

路壬坐在小涼椅上,瞥了身旁的郝浩明一眼,「你看起來不太像有菸癮,更像憂鬱症發作。」

「我只是在思考您說的未來。」

路壬一頓,隨即恍然大悟,「我還真沒發現,你原來這麼期待半夜被毒打。」

「……」

郝浩明沉默,決定放棄與老闆來一場深度對談。

這當口,路老闆靈機一動,驀地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摸走郝浩明放進口袋的打火機。

郝浩明無奈道:「老闆,您不抽菸,拿打火機幹嘛?」

路壬摩娑著手上的打火機,陰惻惻地笑道:「這東西可以擺在店裡賣,省了一只的成本費。」

「那是用過的,您知道這叫黑心商人嗎?會被抓去關的。」

「好吧,那改成『我手癢,借來在店裡擺一下』。」

「這叫搶劫,還是會被關。」

兩人自顧自地說著,誰也沒去理會對街的情況。儘管這等圍觀盛況是前所未見,不過在這鄉下地方住久了,平靜慣了,怎麼也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可惜,人生在世,下一秒到底會碰上什麼,從來都無法預料。

砰!

刺耳的槍響在寧靜的夜空中爆裂,路壬猛然抬頭,凝視對面的警察局,動也不動。

夜晚原有的靜謐於此刻粉碎,人群吵雜聲倏地沸騰至最高點,眾人激動地四處亂竄,萬頭攢動,場面混亂且緊張。詭異的是,不僅無人跑開避難,圍觀人牆甚至還在變厚。

路壬透過竄動的人群縫隙發現,警局前不光有民眾,還有整批荷槍實彈的刑警待命。他們在封鎖線內,群眾則團團包圍在封鎖線外。

又盯了一會兒,路壬收回視線,抓起早上還沒看完的報紙,一邊悠閒地看著,一邊涼涼地道:「現代人的耳力和行動力堪稱一絕啊!位在警局正對面的我還沒搞清楚狀況,搖滾區就已經客滿了。」

「老闆,您比看戲的人還要幸災樂禍。」

「哎,只不過是……」

話說到一半,路壬忽然噤聲,放下報紙,再度看向警局。這回,視線鎖定的並非底下的人群,而是警局正上方。

隨著全身黑衣的男人在屋頂上現身,原先哄哄鬧鬧的場面,竟然於瞬間變得一片肅靜。

方才翻天覆地的嘈雜彷彿不曾發生,幾秒過去,才又依稀聽見窸窸窣窣的耳語。沒人敢大聲說話,好像生怕讓屋頂上的人聽見。

夜色中,蒙住面孔的黑衣男人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什麼也沒做。

路壬心想:我的天,這年代還有這種光明正大地告訴所有人「老子是壞人」的人物啊?不嫌太老梗嗎?

愣了好一陣子,刑警們終於想起自身的職責,用擴音器對上頭警告道:「束、束束束手就擒!坦……坦白、白從寬……」

路壬無語,他很想勸對面幾位同仁,既然要抖就躲起來抖吧,何必站出來抖給大家欣賞呢?

黑衣男人終於有了動作,一舉一動如紳士般慢條斯理,緩緩將手探進口袋,掏出一把槍。

依稀聽見了人群的倒抽氣聲。

但,槍口瞄準的並非下方的刑警,而是從容地指向身後。

沒人知道男人將槍口對準身後的原因,一切都在沉默中流轉,優雅的動作反而更令人寒顫。

砰!槍聲再度響起。

為什麼男人要朝他的後方開槍?

當著在場人驚懼的目光,屋簷逐漸流下腥紅色液體。起初是一大灘血液濃稠地淌下,於牆面染出觸目驚心的血紅。而後漸漸地變成細流,最終成為血滴。

滴答、滴答、滴答……血水如雨滴,不斷向地面墜落。

沒人敢想像,被子彈命中的屍體,是何等慘烈的模樣。

這回,全場是真真正正、徹徹底底地安靜了,無人膽敢發出半點聲響。和此刻的場面相比,刑警方才的警告,更像是把猛獸引來的可笑喊叫。

然後,男人再度舉起槍,指向樓底下的群眾……

鏗!

隨之響起的竟然不是槍聲,而是金屬碰撞聲響,被這片死寂突顯得分外清晰。男人手裡的槍被一樣疾飛而至的金屬物打落,那物品赫然是……

一只普通的打火機?

眾人愕然。黑衣男人默默抬頭,看向厚厚圍觀人牆的最後方,警局對面的小雜貨店。

路壬心頭一跳,沒想到對方立刻就注意到了這邊。

距離太遠,看不清楚男人的眼神,更別提對方幾乎蒙住了整張臉。但路壬很清楚,那傢伙確實在看著自己。

被那雙森冷的眼眸注視,路壬感到渾身發寒,血液從腳底開始冰涼。手指一顫,覺得自己非得做些什麼來平緩這股顫慄,一時之間卻動彈不得。

糟糕,完蛋了!這眼神太危險,他應該要裝作若無其事,而不是回應。

想是這麼想,偏偏無法收回視線。

面對一股久未感受的刺激與充滿殺意的挑戰,長年隱藏於娃娃臉下的凶狠逐漸浮現,瞇起的眼眸閃過一絲陰鷙,好似野獸向對手嘶吼警告:「滾開,這是老子的地盤!」

這眼神真的危險極了,讓他幾乎忘記了,自己應該戴著純良無知的面具。

不想下一瞬間,路壬愕然發現男人眸底的殺意消失無蹤。居然從那雙漆黑的眼眸中,隱約看見了淡淡的笑意?

緊接著,封鎖線內傳來粗魯的吼聲:「讓開、讓開!呿,拍個戲有什麼好看的?老子要瞧瞧是哪個混蛋來砸場!」

擠得滿滿的圍觀人群總算稍微疏散開來,一名紅髮男人從警局方向突破重圍,直朝雜貨店而來,身後跟了好幾部攝影機。

路壬一愣,這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是拍電影,我操!

雖說街道窄小,警局和雜貨店距離極近,但剛才有人群阻擋,除了屋頂上那位,應該沒有劇組人員注意到他。

想到這裡,路壬立刻轉身裝無辜良民,無奈這一動,反而讓仔細關注視線範圍內所有動靜的導演給逮個正著。

「小子。」他從背後一掌按住路壬的肩,笑道:「你怎麼能扔得那麼準?」

可惡啊!被壓制的路壬一臉懊悔,轉過身,飛速換上寫著「我怕怕」的無辜表情。

「以前是棒球隊的,一時緊張,不小心就扔出去了。」

聽完這胡扯的理由,導演竟然沒有露出被敷衍的惱怒,反而還有點好奇,看來似乎是信了他。

裝無辜是路壬從小練到大的特長,但他的演技並沒有好到能夠逃過大導演的法眼,主要是他那張臉天生就長得好看,而且乾乾淨淨,令人下意識地選擇了相信。不得不說,人們第一眼信任的大多是表面啊。

郝浩明不忘在老闆身後幫腔,「我們老闆狗急就會跳牆,請您千萬別介意。」

路老闆回以真摯誠懇的微笑,看得郝浩明全身哆嗦。

導演先是不明所以,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皺緊雙眉,扭頭大吼:「一群飯桶!演個戲有什麼好抖的?叫你們演警察,沒人叫你們兼當智障!」

飾演警察的年輕演員們被這樣一嚇,集體抖成一團。

抖了片刻,某個最近因長相大紅的少男團體成員之一站了出來,勇敢地提出意見,「導、導演,可以請江先生不要演得這麼逼真嗎?」

「……」

現場無言三秒,導演改向編劇破口大罵,「他媽的,姓白的死變態!就叫你不要老看長相選角!你看看,這次不止來一個,來了一群死娘泡!」

被點名的白編劇正在邊上和場佈商量著什麼,聽見導演的怒罵,抬起頭來,露齒一笑。雖被一副黑墨鏡遮住了大半面容,仍洩露出不少魅力。

白編劇顯然不是對著導演笑,他將視線投向屋頂上的黑衣男人,說道:「準,不用站在上面發呆了,下來吧。」

被徹底忽視的導演咬牙老半天,拿他完全沒轍。

駱天龍,國片第一大名導,向來只拍自己想拍的戲,做自己想做的電影。這次破格讓只有臉蛋可取的美少男團體參與,是因為他和常年合作的編劇拚酒拚輸了。

沒錯,硬脾氣導演的唯一弱點,就是酒。

龍導愛酒成痴乃是眾人皆知,說到這點,不得不提那個經典案例──

某一回,同樣喝到大半夜,在白編劇刻意慫恿下,喝得爛醉的龍導抱著十幾瓶酒衝進警局,開口就說:「我要登記結婚。」

員警們都傻了,一見來人是住在附近的知名大導演,便知不能直接把人趕出去,萬一隔天導演酒醒了不高興,日後找機會在媒體上說點什麼,他們的日子恐怕不好過……沒辦法,先配合再說。

「駱先生,登記結婚的辦事處今天已經關門了,請您明早再來辦理。」

「什麼關、關……關不關門的?你們人不是還、還在這嗎?現在就……給、給老子辦了!」

「這……啊,您考慮清楚了嗎?您……呃,要結婚,還必須先取得當事人(酒)的同意。」

「……啊?你、你是有看過酒、酒會說話的喔?」

導演,您的腦子明明很清楚嘛!從沒看過酒會說話,現在卻看到一個說要跟酒結婚的咧!

感覺被敷衍的導演火大了,一把揪住一名員警的領子,口齒不清地大喊:「老、老子現在……現在!就要跟她們(酒)結……結婚!」

崩潰的員警哭喪著臉喊回去,「導演,身分證上的配偶欄只能填一個啦!」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這件事成為白編劇最愛的飯後笑話。

放棄與老友爭執的導演再度看向路壬,突然靈機一動,視線上上下下地在他身上掃了一遍。

有種不好的預感……

駱天龍點點頭,又是一掌大力拍在路壬肩上,笑道:「小子,有沒有興趣拍電影?」

誰說沒有長相好又有膽識的年輕人?他面前就是一個!眼神和態度也挺不錯,以他多年識人的精準眼光判斷,沒經驗也肯定有資質。

路壬想都沒想就猛搖頭。

什麼拍電影?他可不想被人說成飯桶還是米缸啊!

「哈哈哈!看你這麼興奮,肯定是樂意了。」

你眼瞎了嗎?我這是搖頭,不是搖尾巴!

不是龍導糊塗,應該說,他導的戲向來被年輕演員搶破頭,壓根不認為這世上有誰會拒絕他的主動邀戲,頂多是欲拒還迎。

「我……」

「呀啊啊──」

路壬正想開口,現場突兀地響起一片驚人的興奮尖叫,如狂風大浪,瞬間蓋過他的拒絕。

原來是那黑衣人從屋頂上下來了。

人群騷動得極其誇張,天搖地動都不足形容。明顯可知,數量如此驚人的圍觀人潮,原來都是為他而來。

而現在,騷動的來源正朝路壬這邊走來。

路壬的直覺向來靈敏(郝浩明附註:這叫作動物本能),見男人朝這邊走來,感覺竟和方才的對視一模一樣,渾身都不對勁。

只是他沒想到,擁有那般駭人眼神,光露出雙眼就足以讓人驚懼萬分的男人,揭下蒙面後的樣貌,英俊自然不在話下,重點是那雙眼眸,實際上竟是不帶攻擊性的溫和。眼尾自然下垂,顯出性格的從容沉穩。

這是同一雙眼睛?演戲能逼真到好像整過型嗎?

男人走近,簡短明確地對導演說出一句:「抱歉,我反對。」

路壬心想: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