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1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貪食獸.饕餮》:貪食狼遇上俏廚娘,令人食指大動+捧腹大笑的「跨種族」(?)同居物語!(共3集)


貪食狼遇上俏廚娘,
令人食指大動+捧腹大笑的「跨種族」(?)同居物語!



貪食獸饕餮


02弟弟什麼的,騷擾起來最棒了!

 
 
 
作 者:琉茗
繪 者:蜜琪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9月1日
特 價:230

 


內容簡介

 


★貪食狼遇上俏廚娘,令人食指大動+捧腹大笑的「跨種族」(?)同居物語!
★小編溫馨提醒:飢餓時切勿閱讀此書!(正色)


龔玉麟扛起赤丹珠丟失的責任,跟隨饕餮的腳步落入凡間。預先設想了「吃貨的101種悲慘下場」,哪想竟看見臭小子吃飽穿好開飯店,身邊還有美嬌娘相陪!
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就是這意思吧?
不行,得想個辦法拐饕餮來修練!
如何讓毫無靈力可言的饕餮第一次修練就上手?這難不倒天生勞碌命的龔玉麟。真正令他無奈、令他痛苦、令他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是……
唔!凡間哪裡有墨鏡可以買?
饕餮與荳蔻的感情大躍進,日日增溫。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忽有一日,飯店門口出現一群龍子,統統等著堵饕餮!
怪哉!饕餮同學做神做仙到底有多失敗,就算被貶下了凡間,兄弟們也不惜千里迢迢地下凡來蓋他布袋?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拉頁海報



01天外降下小狼狗
 
 
 
作 者:琉茗
繪 者:蜜琪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8月4日
特 價:230

 


內容簡介


★貪食狼遇上俏廚娘,令人食指大動+捧腹大笑的「跨種族」(?)同居物語!
★小編溫馨提醒:飢餓時切勿閱讀此書!(正色)


作為無憂無慮、不事生產的龍方國第五皇子,饕餮的「神生」目標就只有一個:吃!再吃!繼續吃吃吃吃吃!
一日睡醒,赫然得知青天霹靂的壞消息:父王決定將他貶入凡塵,若沒有本事自己爬回來,乾脆老死人間!
嗷嗚!都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那倒楣的開始呢?
饕餮哀嚎一陣,果真被踹下凡間。先是落地姿勢不及格,昏迷期間讓人偷走能證明皇子身分的玉珮。而後吃霸王饅頭招來群眾圍剿洗劫,渾身上下只留一條兜襠布……
初下凡就這麼不順利,別攔著他,他一定要在自己臉上寫個慘字!
幸虧天無絕神之路,飢餓的饕餮循著肉香一路走啊走,碰上了一位美如天仙的小廚娘──喲呼!這可是長期飯票,他一定要厚著臉皮,死纏爛打,絕、不、放、手!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拉頁海報

作者簡介

.作者:我是琉茗,一個總是希望自己成為彼得潘的傢伙請讓我攜著你的手,一起飛向永無島吧!
琉茗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lioumee歡迎各位前往拍打餵食www

.繪者:蜜琪 mikki,美大叔、少年控,愛好耽美,各種美型控。兼職繪者+coser一名,一直為畫出美好的圖而努力。


貪食龍子 × 無口廚娘,食香四溢的浪漫異聞錄


古語有云:「龍生九子,各有所長,形有所異。」
龍五子貪好飲食,能吞萬物,外表如狼,其名喚──饕餮。


凡塵與天界之間的雲海裡,有一處靈獸居住的神秘國度,名曰「龍方」。
龍方國的五皇子饕餮,仗著龍母娘娘疼愛,平素好吃懶做,吃得御膳房眾人聞之色變,避之唯恐不及。
吃吃吃,好日子終於吃到了頭。因為龍王的堅持,饕餮被內侍總管龔玉麟踢入凡間,若不自求上進,將落得老死人間的悲慘下場。
雲海之下的世界繽紛熱鬧,饕餮落入九州大陸最繁華的淮揚之地,隨即被洗劫一空。不想餓死街頭的他,唯有拚命地賣萌裝乖,巴著食肆老闆娘荳蔻,與她展開同居生活。
雲海之上的日子也不平靜,龍方國的鎮國之寶「赤丹珠」竟然消失無蹤,現場種種跡象顯示──鏘鏘!兇手就是……肚子永遠填不滿的饕餮!
(滿嘴肉包子的饕餮哭倒:不……不素偶!)
到底真相如何?莫非有誰躲在暗中作怪?
且看「被下凡」的龍方國五皇子,吃出,啊不,掀起一場驚濤駭浪!



內文試閱

第三章 汪汪!遇熊遇虎千萬不要遇到小狼狗


01

讓我們再次把時間往前回溯些許。

全身僅剩一塊兜襠布的饕餮任由那絲肉香牽引,左彎右拐地來到偏僻巷弄內,最後尋到了一個甕,看起來尋常無比的粗胚陶甕。

「嗯……這東西叫什麼?我得想想……」饕餮看著眼前的甕,歪了歪頭。

饕餮在龍宮裡悶得久了,除非是常常使用的物品,否則很多事物他都不太熟悉。

最後他終於想起這大大黑黑的罐子叫做「甕」,只是跟他看過的不太一樣,畢竟龍宮的東西總是白淨漂亮。

「味道是從這甕裡冒出來的?」饕餮將整個頭埋進甕口,撐開鼻孔使勁吸了一下,覺得反倒沒這麼香,還有些惱人的焦味。

他左右思量片刻,最後還是將手探進去,拿出一個表皮帶著黑褐色的小小球體,正是不久前被荳蔻丟出來的失敗肉丸子。

「欸,這黑不溜丟的小東西能吃嗎?」饕餮雙手捧著小小的肉丸子,認為它介於能吃與不能吃之間。

他這人貪吃,大多數時間卻挺挑的,可是現在肚子突然餓得慌,再不吃肯定餓得半死。

「看來看去……單純焦了一點,還是能吃吧?」饕餮開始自我催眠,並下定決心要拿它來填肚子。

饕餮閉上雙眼,一口吃了手中的肉丸子,咀嚼了兩三下就眉頭糾結在一塊。他搥胸咳了幾聲,又伸手從甕裡拿出一枚,決定不再犯第二次錯誤。

這回他小心翼翼地去除焦黑到不能吃的地方,肉丸子頓時露出裡頭白白的肉。經過撥弄一番,能吃的地方僅剩指尖大小。

饕餮試咬了一點,儘管還是帶著焦氣,肉也乾得沒什麼肉汁,細細品味卻覺得初始的調味不差,倘若沒炸失敗肯定很好吃。

若將這肉丸子的各項優缺點綜合起來,大概比他吃過最難吃的食物百花仙糕」好上一點點點,糟糕指數約落在六十分上下。

饕餮邊在心中評論,邊又從甕中取了一粒,同樣撥去焦黑的部份,然後吞進肚裡。

最後,陶甕裡空空如也,所有的肉丸子都被他吃了。

饕餮一時無事,暫且拍著肚子蹲在陶甕邊休息,隨後又聞到一股鹹香,好像是肉與骨頭熬出的高湯味,還有一些其它佐料的香氣,聞起來濃郁鮮美,讓人唾液溢滿口腔。

香味顯然是從他身後的屋子冒出來,可是要怎樣才能吃到呢?

「好想吃,不過沒錢買啊……怎麼辦?」饕餮經過上午的震憾教育,對於身無盤纏的自己惱了起來,為何下凡時沒人先給自己一點錢呢?

饕餮兩手支著臉頰,不知接下來要做什麼才好,如今全身上下只剩兜襠布,先不說逛大街挺彆扭的,總不能把兜襠布拿去換錢吧?

「我臉皮再厚,也還沒達到在街上裸奔也臉不紅氣不喘的境界呀!看來以後得多練練,要不然怎能成大事……」

饕餮噘嘴看著逐漸暗下的天空,心想既然沒有能吃到東西的好法子,就先睡個覺吧。

他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將身旁的陶甕當作枕頭抱在懷裡,聞著那香香的高湯味,闔上眼,沒兩下子就睡沉了。

 

此時的荳蔻正在廚房裡忙活,輕嚐一口煲著的湯頭,覺得非常滿意,專心致志地做一餐完美飯菜,能讓她的心靈碰觸到短暫的美好。

她抹抹圍裙,確認一切整理就緒,便將大門開啟,表示營業時間到了。

外頭早已站著幾個熟客,他們嘴邊的口涎都快流到地上去了。

「老闆娘,今天我又來找妳啦。」

「老闆娘,妳今天聞起來比粉絲肉丸子還香!」

「你來吃飯的,還是來吃老闆娘啊?」

幾名結伴而來的年輕男子打打鬧鬧,其中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不在少數。

荳蔻表現得不冷不熱,對於他們調戲輕薄,縱使不開心也當成沒聽著,只是在他們面前擺上餐具。

她替客人們斟上茶水後,便將預備好的餐食端上。這時在場的客人不論是為了吃飯還是看老闆娘而來,都舉起筷子進食。

荳蔻暫時無事可做,便照著老樣子,獨自捧著臉坐在門檻上看大家吃東西。

在場的客人生熟參雜,其中有一對母子最引她注意,他們倆的身上有種奇異的味道,硬要說應該是像動物,但其味之淡,一般難以查覺。

這對母子該不會是妖怪吧?荳蔻繼續歪頭觀察,認為他們越看越可疑。

果不其然,今日盤點銅錢時,其中又多了石頭。


02

荳蔻嘆了口氣,將本日收入錢箱,才把客人吃剩的殘羹菜餚收集起來,打開後門準備倒入甕中。

這時她發現甕旁躺著一隻大狗,兩隻前腳緊緊抱著身邊的甕,不過怎麼有些怪異呢?

荳蔻揉揉眼睛,再仔細瞧了幾眼,才發現那不是狗,而是人。

「剛剛怎麼會看成狗呢?奇怪。」她嘴上無聲唸著。

荳蔻一手插腰看著這人,原以為他只是光著上半身,結果卻是不知廉恥地只穿著兜襠布。瞧他臉龐長得白嫩,個子不算高大,一頭金棕亂髮散在肩背,看起來年歲與她差不了多少。

荳蔻頓時嫌惡了,其實她有點討厭男人,常在店裡用言語吃她豆腐的可以當成沒聽見,偏偏這個是赤裸裸地躺在眼前,看了就想給他一記飛踢。

真噁心……算了,踢你還髒了我的鞋。荳蔻在心中暗忖,同時收回了腳。

隨後她發現甕裡的東西沒了,而少年的嘴邊留有油漬肉渣,睡夢中不時抿抿唇、伸伸舌頭,像在吃什麼好吃東西。

不說別的,光這表情就挺憨的。

荳蔻搖搖頭,眼前的憨包偷吃她倒出來的殘羹剩菜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把全身脫光光,僅剩一件兜檔布呢?

「唔……」

饕餮在迷糊中輕動了兩下睫毛,慢慢地將眼皮打開,目光有些矇矓,卻依稀看見眼前站了個人──呀,是位漂亮可愛的姐姐。

除了喜歡吃東西,饕餮最喜歡的就是漂亮姐姐,因此無論如何都得醒來!

「姐……姐姐妳好。」饕餮用著慵懶的聲音撒嬌,這技倆他在龍宮裡時常使,討食物吃用這招最有效。

「姐姐?誰准你這麼亂叫?」荳蔻冷冷地盯著饕餮。

饕餮心中一陣發寒,卻不太解其意,又討好似地喚了一聲「姐姐」。

不料此舉卻讓她越火,怎會來個來路不明的人半路認姐姐?

饕餮放開懷裡的甕,雙手環肩,有些遮遮掩掩地站起身,「那個,不知姐姐能不能讓我進妳家屋子,然後給我穿件衣服呢?」

讓你穿衣服也變成我的事了?和你很熟嗎?

荳蔻將眼睛瞇起,如果只是一般乞兒,她多少還能供應一些飯食,但偷吃餿水又不穿衣服的憨包太厚臉皮了!

她思考了一會,決定不予理會,直接將殘羹往甕裡一倒,再轉身進屋用力將門關上,以免憨包趁她不備跑進屋裡。

怪了,這門怎麼關不上啊?」荳蔻眉頭抽動,無論她怎麼使勁去壓,門都無法閉緊。

低頭一看,一隻白皙的光腳丫卡在門縫,接著雙手也伸來抓住門板,這下要把門關上可說是越來越不可能。

饕餮用身體的力量把門板緩緩往裡推,荳蔻也不甘示弱地用雙掌抵住門板,彼此不相上下。

可惜荳蔻畢竟是個姑娘,比拼力氣仍舊不如男人,起初還能抵禦住,但眼看那道門縫越來越開,最後她眼裡的「憨包」成功突圍,登堂入室。

你,你……給我出去。」荳蔻雙眼直瞪著饕餮,使勁拍了下門板,朝外比了個「滾」。

饕餮雖聽不見她說什麼,看她的動作卻明白其中涵義,便露出了傻笑,「姐姐,別這樣……別趕我走嘛!」

他非常不要臉地侵門踏戶,甚至直接進入廚房,鼻子動了動,軟聲嬌氣地道:「這地方好香,我剛剛在外頭也有聞到,有東西吃嗎?姐姐,人家好餓唷……妳瞧瞧,小肚肚都癟癟的,還吵得咕咕叫,再不吃東西給它緩緩,就怕這聲音煩了妳、擾了妳、亂了妳,那可就不好了,是不是呀?」

饕餮覺得自己真是個很為他人著想的好孩子,也不理荳蔻就站在旁邊,一手摸著肚皮打圈,便在廚房裡東轉西轉,看來是專心尋找食物,完全忘了方才說要進來尋件衣服。

天啊!這憨包暫時趕不出去了。

荳蔻不禁雙手摀臉,心中滿是無奈,家裡怎麼會跑進一個強盜,而且還不穿衣服呢?

「我能吃這個嗎?聞起來熱熱香香的,好喜歡!」饕餮打開飯鍋,左手不知何時取了碗,右手則拿起筷子,用筷尖指了指炊鍋裡頭的一些白飯。

要吃就拿去吃吧。」荳蔻將臉從手裡抬起,無奈地瞟了饕餮一眼。

那本來是她要煮給自己吃的,不過遇上了這等麻煩事,霎時間鬱悶得吃不下飯。

饕餮歪著脖子判斷了荳蔻的意思,不曉得自己為何聽不見她的說話聲,只好戰戰兢兢地道:「那麼……我吃囉。」

他將筷子咬在牙間,握著飯勺替自己添了一碗白飯,扒了一大口才又盯著荳蔻,道:「姐姐,有沒有可以配的東西?這麼吃東西實在太單調了,人家不習慣。」

配的東西?來別人家吃霸王飯還敢要配的東西?

荳蔻忍住往饕餮嘴裡塞土的衝動,站起身,從角落的廚櫃裡取出小瓦罐,瓦罐口用一張紅色蠟紙封著。

她將封口打開,取了雙乾淨筷子從裡頭夾出一條鹹菜,小心翼翼地放在饕餮的飯碗上,並尋了張凳子,作勢要他乖乖坐好。

饕餮看著那條鹹菜,噘了噘嘴,這真是寒酸的配菜,聞起來還臭怪剌鼻……

然而餓到不行的她,仍是小小弟咬上一口。

偏偏那麼一口,舌尖嚐到的鹹香便在他的嘴裡迅疾擴散,胸口像有東西炸開,使他拿著筷子的手不住顫抖。他感覺全身輕飄,如被發射上天空的箭,甚至化成一頭大鳥,遨遊在天際間,身邊時而金光環身,時而虹彩流溢……

這多滋多味的舒服暢快,或許聽起來誇張,但饕餮認為沒有更準確的形容能夠描述此刻感受。


03

荳蔻看著咬了一口鹹菜就像要發癲的饕餮,微微一驚,明明希望他把飯吃光,再想辦法讓他走的,沒想到才這麼一下子……他就要被她剋死啦!

悲劇,這真是悲劇啊!不過這傢伙是自己纏上來的,可不能怨怪她,等等還是找副薄木棺材替他把喪事辦一辦,也算仁至義盡了。

荳蔻嘆了一口氣,一手半覆眼上,傷心自己的銀兩要浪費在怪人身上。

過了半晌,饕餮總算慢慢回過神,心想這鹹菜和龍宮裡頭的東西相比,看起來是黑醜又噁心,吃起來卻這麼有味道,「才下舌尖,又上心頭」啊!

原來沒死……」荳蔻看著回神後一口鹹菜、一口白飯的饕餮,又升起了另一種煩惱:到底該用什麼方法來把他攆出去啊?

「姐姐,這醜醜又臭臭的菜真好吃。」饕餮把最後一口白飯吞入腹中,意猶未盡地補了一句,「甚至可以說是這裡最好吃的東西。」

真假?這憨包的舌頭肯定壞了。

荳蔻揉了揉著額角,眉頭輕鎖,心想那罐鹹菜可是她的失敗作品,被客人們反應吃了嘴麻,連住在這裡的鬼朋友都說糟糕透頂。

本想拿所剩不多的存量整整這個憨包,不料他竟然覺得它好吃……好吧,她還是有一點點高興。

「對了,我進來是要找衣服穿的,差點忘了。」饕餮雙手撫臂,花月時節的晚上沒套件衣服依然有點涼,不禁打了個噴嚏,「請姐姐拿一件衣服給我吧,隨意就行,我不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