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天奇幻輕小說
關於部落格
  • 67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噬夢師》:暢銷作家夏天晴 VS 高人氣繪師組合AixKira,好評再攜手,共譜華美繚亂的魔幻繪卷

夢 × 魔法 × 學院 × 戰鬥
嶄新設定+緊湊情節+神秘懸念+美型插畫=奇幻冒險亮眼新經典


「璐平,我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認識你了?」
「怎麼可能?要是之前就認識,我一定會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你被人帶進魔法局。」
「真的嗎……」


西元2121年,強烈地震襲捲全世界,地球板塊大規模漂移,人口劇烈減少。震後的政治版圖徹底重劃,全世界僅分為梅花、方塊、黑桃、紅心四大國度,以及孤懸於南太平洋的神秘鬼牌國。
    為了適應天災頻仍、惡夢怪物橫行的新世界,人類基因潛能的開發變得十分重要。魔法,成為主導世界的新力量。
噬夢師,擁有進入他人夢境,在夢中展開治療、消除、預知,甚至直接殺死罪犯力量的魔法師,則是維繫新世界秩序的重要存在。噬夢學院每一回招募新生,都有上萬名考生參與。
現在,噬夢學院入學測驗即將展開。失去記憶的沉默少年恩帝米歐、總是掛著爽朗笑容的璐平,作為考生之二,準備面對的,除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競爭對手、噬夢學院設下的重重關卡,還有,他們各自背負的謎樣過去……



前夜


「縱使世界置你於死地,我也會與世界為敵。唯有你,我不想失去!」

 

無形利刃刺入埋藏在最深處的情感。明明是他將我推下深谷,痛的怎麼卻是他的心?

他的行為與殺紅的眼神背道而馳,雙手緊捉著我,四周飄起的螢光綻出點點光芒,朦朧且虛幻地打亮殺與不殺間的猶豫。蓬鬆的髮絲伴著夜風拂過他無情的面容,深不可測的瞳盼裡,映有我,與我腳下的谷底。

明明只要放手,就能讓我摔得體無完膚,為何在最後一刻捉住我?

酸澀積在喉頭,我難受地蹙緊雙眉,努力讓這股悲傷在鼻腔止步。我是多麼的可悲,此時仍奢望擁有更多他的體溫,好融化腦海裡滿溢的絕望,化作透明的淚珠。

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我還有好多話想對他說。如果是夢,我肯定毫不猶豫地說出口。

這裡確實是夢,為何我張開了嘴,卻沒能說出半句話?

「我明知道你得為了過去贖罪,你得死!」他的心彷彿有兩個人存在,掙扎著放開一隻手,讓我又往下墜落一些。

腳底的冰冷使我分心,枯枝與骸骨靜靜地橫躺山間,淚水混雜了風帶來的屍臭味,黏膩地劃過我的面頰。

腳下是夢的谷底,讓人痛不欲生的懲罰。

那或許會使我失去軀殼、喪失靈魂,會使我在夢中死去,抑或讓我忘記夢裡發生的事情。奪去我在夢中築起的美好,失去記憶裡最重要的那個人。

即使只有在夢中,才能真切地喜歡上他,我還是捨不得忘記他。

「我……我還是放不開你,我不願放掉與你的最後一刻。」他與我唯一聯繫的那隻手不停地顫抖,口氣變得與方才截然不同。說話間,兩個人一同往谷底又落下些許。

再不做抉擇,他與我的結局,終究是悲劇。

「恩帝米歐!最真摯、最沒有被美化的記憶,就埋藏在夢裡,有我的那個夢裡!所以快點醒來吧!恩帝米歐!」


1 失憶的少年


「恩帝米歐──」

聲音喚醒了少年,睜眼同時,強風撲上缺乏血色的雙頰。取代黑暗的是冰冷城市與迎面而來的列車。

下意識想逃,雙腳卻無法動彈,粗重的鐵鍊綑住了他的腿。他彎身想扯掉它,卻吐出大量鮮血。血絲滴落軌道,呼應著越顯清晰的視野,體內的五臟六腑像破裂般劇痛。

少年瞪著徒手肯定無法拆解的鐵鍊。這裡是哪裡?他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會受傷,還被捆在鐵軌上?

自動行駛的列車急促閃燈,少年低下頭,過長的髮絲掃過精緻的五官,停在右眼下的美人痣旁。

「恩帝米歐,快醒來!」

耳邊又出現那個聲音,但變得越來越遠。他皺緊雙眉,無法分心思考聲音到底從何而來。

冷靜地抬起雙手,掌心朝向列車,從記憶最深處憶起一段咒文。

腳底浮出溢著紅光的魔法陣,強烈的魔法氣流竄起,吹開覆在臉上的烏黑細髮,露出美麗卻冷酷的面容。

魔法咒文從下而上纏繞他的四肢與軀體,剎那間,整個人被強烈的力量抽離。心臟每跳一次,全身就像被巨力扭轉一次,痛不欲生。

「……咳!咳咳!」他咳出好幾灘血,掌心釋放的超載電流炸開了周遭的空氣,連環閃出的電光,以他為中心,急速往外爆裂。此時此刻,爆炸範圍內卻是一片寂靜,包含呼嘯而來的列車,萬事萬物都停止了運作。

他又吐出一口鮮血,穩住差點被能量吞噬的身軀。

機會一點都不能浪費,因為時間沒有暫停,只是被他減慢了!

少年咬牙向下伸手,掌心匯聚的電流比方才更強,電光炸開他身上的風衣與長褲,地面劇烈搖晃。

空中驟然劈下一道雷電,將鐵鍊炸得粉碎。

閃身往空中一踩,少年踩穩「跳躍魔法陣」,跳上月台,繼續往更高處跳。

在高空翻轉一圈,少年踏上不遠處一棟大廈的樓頂,喘息俯視恢復正常的列車。列車快速通過,車速不受被他破壞了一小角的鐵道影響。

他記得一些魔法咒文,但對自己是誰全然不知。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印象中有人喊他「恩帝米歐」,是男性的聲音。

……也就是說,他叫作恩帝米歐?

這種一無所知、一無所有的感覺,比被人鎖在軌道上更令他恐懼。

呼出的氣結成白霧,飄向藍天。他將手貼緊胸口,掌心放出的紅光穿過衣物,滲進表層皮膚,進入血管。

少年使用治癒魔法加速白血球的生成,但才剛開始進行,後背就被一樣東西抵住。儘管隔著風衣,肌膚仍因那物品的刺入而疼痛。

「你是惡夢,還是人類?」

方才完全沒察覺對方的接近,此人的實力自然在他之上。少年用影子判斷來人的體型,是比他高壯的男人。

男人見他不回應,貼近他的背,在耳邊吐出話語,「老實回答我,若有虛假,立刻殺了你。」

少年沉默不回應。

來人瞬移到他面前,飄盪的黑斗篷下,是一金一黑的奇特異色眼眸。手持鐮刀,一手扣住他的咽喉,將他抬離地面,「不說的意思,就是惡夢嘍?」

「……嗚!」他能說什麼?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惡夢又是什麼?

窒息倒是讓他的臉有了血色,但身體太過虛弱,腦袋一陣暈眩。

才頓了一下,四周的景象就像剝落的油漆,被黑暗侵蝕。不一會兒,他發現自己佇立在一個完全漆黑的空間裡,只有自己與對面的男人發出微光。

這裡是?

「你還真是破綻百出,恍神猶如白日夢。被人輕易侵入夢境,證明了你的低階。」男人甩動鐮刀,上一場戰鬥殘留於刀鋒的血一路灑到少年腳邊,「這裡是你的夢境,勸你最好說實話,否則我不但讓你死,還要讓你從世上蒸發。」

白日夢?夢境?

少年後退備戰,腳底浮出散發紅色光芒的魔法陣,隨著緊張的情緒快速轉動。

他抬起手,男人卻於瞬間消失,取而代之是從後頸閃至頭頂的劇痛。他以意志力撐住差點刷黑的視野,咬牙轉向男人,交叉雙腕推壓對方的胸膛,往後摔投。

原以為能成功,男人卻捉住他的手,一個轉身,反將他摔出去。

少年的後背應聲著地,掙扎著想起身,男人卻跪坐在他身上,徹底壓制他的反擊。

「這是你的夢境,夢的一小時只是外界的幾秒鐘。換句話說,如果你在夢中被我殺死,在現實世界看起來就像是暴斃罷了。不會有人察覺我動手殺了你,魔法局更不會制裁我。」

魔法重力加強了男人壓在身上的力量,少年能感知自己的生命值直線下降,剩下不到百分之十。危機感激發出一股灼熱,從脖頸游移至下顎,於皮膚表面勾勒出一對羽翼,浮出鳳凰模樣的印記。

男人見狀,立刻減弱力道。

雖不知原因,少年知道自己逮到了機會,隨即屈膝踢開男人,跳起身往某個方向逃竄。雙手護頭,衝出夢中的結界,黑暗夢境立即破碎。

他回到現實世界,握著欄杆,看向下方尚未完全通過的長長列車,不假思索地由二十層樓高處往下跳。

男人想跟上少年,嗶的一聲響,耳邊傳來魔法局的通知:「希普諾斯將軍,你所在位置九點鐘方向有未知『惡夢』,初步判斷是X級,已有三名噬夢學院三年級生在周圍待命。」

「知道了。」名為「希普諾斯」的男人一甩鐮刀,武器發出一陣灰霧後消失,變成一張金屬卡片。兩張原本附著於武器上的紙牌隨之飄落,一張印有「黑桃J」圖案。他揮手掃過它們,收進腰帶上的卡槽,追趕而去。

那印記……是他嗎?

 

少年踩穩列車車頂,壓身蹲低,列車旋即進入黑暗的隧道。他加速移動,往前逃竄。

視野範圍內閃著警告的紅光,生命值耗損太快,重摔過後的背隱隱作痛。他狼狽地向前跑,在隧道前方探入一道光線的同時,踩上跳躍魔法陣,往更高的地方跳去。

三道人影飛快地與他擦身而過,順勢看去,左手邊居然有一隻彷彿濃稠黑泥的巨大怪物,以液態方式持續變形。

三道人影對怪物展開攻擊,同時,怪物發出超聲波音頻。人耳聽不見,身體卻受影響而顫抖,少年一腳踩空,跌落一處民宅屋頂,痛苦得全身發顫。

音頻夾帶的強烈負能量讓身體無法聽命於大腦,生命值大幅度耗損,連治癒的力量也沒了。

怪物猛力一揮,三道人影都被揮開,撞入民宅。

在少年模糊的視野裡,怪物越長越高,伸出百隻手臂,手中握有長度一致的長劍。巨大的身體底下生出厚實的根系,朝四周迅速蔓延,壓垮周圍的民宅。

根系逼近少年所在方位,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就要到尾聲了。

他緊閉雙眼。要目睹自己的死亡,還需要多一點勇氣。

視野因畏懼而關閉,生命卻未終結。前方忽然傳來劈砍聲,炙熱的液體灑上雙頰,還有一連串慘叫聲。少年不由用力撐開眼皮,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男人用將近一米九的高壯身材擋住了怪物的攻擊,回眸注視少年,過腰的烏黑長髮隨風飄逸,「這就是『惡夢』,你應該不至於這麼醜陋吧?」語落,黑色斗篷被魔法帶來的強風吹飛,夕陽為強悍的身影灑上光暈。即使穿著密不透風的軍裝,仍可看出訓練有素的精壯背肌與手臂線條。

這讓少年更加不解,男人到底是來救他,還是毀掉他?

「希普諾斯將軍,注意前方!」聲音透過只有組員才能聽見的頻道傳來。名為「希普諾斯」的男人攤開五指,握緊憑空浮現的巨大鐮刀,往後跨步甩刀,腳底浮現瀰漫霧氣的魔法陣。

強而有力的光束從刀鋒綻開,魔力凝聚成一顆黑球,吸取著方圓一公里內的黑暗能量。

希普諾斯側翻躍起,反手一揮,「闇黑炎武斬!」

他跳向被稱為「惡夢」的怪物,一刀將三十公尺高的惡夢劈成兩半。

少年爬起身,定神望著穩穩落在對面大樓屋頂的男人。短短幾秒,巨大的惡夢遽然蒸發,霧氣從英雄般的背影周圍散去。

少年之所以有力氣起身,大概是因為方才的魔法吸走了體內的負能量。他對神秘的魔法招式感到好奇,晶光流燦的雙眼緊盯著男人。

被擊飛的三名男女回到戰場,與希普諾斯會合。轉眼間,籠罩半邊天的烏雲散去,變回了晴天。

男人回看少年。距離甚遠,少年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但對方注視的時間很長,讓他感到不太舒服。

原來惡夢指的是那種怪物!少年低下頭,仔細端詳自己的手掌,反覆翻動。怎麼看自己都是人,怎麼可能是惡夢?惡夢被消滅後,會像蒸氣一樣散去,這麼說,那算是虛幻的怪物?既然被稱為「惡夢」,是人類製造的嗎?

難不成,男人注視他這麼久,是想觀察這惡夢是不是他製造的?他要是有這閒工夫製造怪物,就不用倉皇逃跑了。

少年抬頭瞪回去,卻望見一把浮空的匕首,急速朝男人的後頸刺去。

男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但那麼短的距離,根本來不及躲開!

少年如此判斷,不甘願地抬手,用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的生命力再次施展魔法。佈滿咒文的紅光纏繞全身,電流往外爆開。他再度感受被抽離與扭轉的劇痛,射出讓萬物近乎靜止的「時間減速魔法」。

遠處,軍裝男人瞄了瞄四周,時間的確像靜止了一樣,沒人能動彈。又看了一眼少年,他滿意地勾出笑容,倏地一轉身砍向用「隱形魔法」襲擊他的人。對方的人頭落地,身體完全現形。

時間恢復,襲擊者的血噴滿希普諾斯的側臉,場面十分血腥。

少年虛弱地雙膝跪地,望著大樓頂上不受魔法影響的男人。

為什麼……他能動呢?

啪的一聲,少年雙眼刷黑,昏了過去。

 


2  方塊國女王


公元二一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全球經歷了為期半年的超級板塊大挪移,原本的七大洲併成四大陸。板塊的劇烈變動引發規模前所未有的超強地震,全世界屍橫遍野,慘不忍睹。而後,倖存者為了掠奪土地、糧食等珍貴資源,又掀起無數場國際戰爭。

這是人類史上最黑暗的十年,存活的人口數量不到原來的四分之一。

厭戰心態使得人道主義的支持聲浪節節高漲,終於,全球各地發起大規模群眾運動,推翻了各個好戰的政府。並以「擁有最終兵器」作為籌碼,成功抑制了那些武力強大的獨裁野心家,建立起嶄新的君主立憲體制:全球語言統一,「超級板塊大挪移」過後合併的四大洲,各自成立王國,以梅花、方塊、黑桃、紅心為國名──梅花為原本的亞洲,方塊為歐洲與南極洲,黑桃為非洲與南美洲,紅心則為北美洲與大洋洲。

群眾運動所稱的「最終兵器」,是由J博士團隊研發的「魔導因子」注劑。它能急速活化並重新排列人類的未開發基因,特別是有關「力量」的基因,可隨著個人遺傳因子的不同,產生不同的特殊能力。

那樣的能力,古來稱之為「魔法」。

「魔導因子」成為所有新生兒都要強迫接種的國家醫療治劑,可這不足以面對頻繁發生的重大災害。為了更進一步對抗各種天災人禍,J博士團隊又研發了新型的「魔導因子Z」。接種者與Z劑產生反應,不但能擁有「魔法」,還可能更進一步覺醒,得到進入他人夢境,在夢境中殺死罪犯、進行精神治療、消除記憶、預知未來,甚至是吞噬他人夢境,將之轉換為自身力量的能力。

這樣的人,被稱之為「噬夢師」。

少數人一出生便擁有噬夢能力,更多是靠後天培育。這些精英成為國家制裁罪犯、維護秩序的中間力量。

距離「超級板塊大挪移」尚不足一個世紀的公元二二○○年,所有人類幾乎都接種了「魔導因子Z」。「力量」被看作評價一個人、決定社會階級高低的最主要標準。學校不再是單單著重傳授學識的殿堂,更注重培養「保護自身的力量」,並且「預防犯罪」。放眼全世界,訓練噬夢師的「噬夢學院」是學生們最渴望進入的最高學府,由梅花、方塊、黑桃、紅心四國共同出資經營。

現在,四國總理來到了每年一度的四國會議會場。

十二輛黑色轎車飛速奔馳,巨大的神獸朱雀、白虎、玄武、青龍飛在車頂護主,浩浩蕩蕩地駛過方塊國首都的街道。

車隊風馳電掣地通過大地震七十九週年紀念碑,過快的車速吹起哀悼死者的鮮花,隨著凜冽寒風一同飄向方塊國的王宮,矗立於冰冷首都的神殿。

第一輛車內,坐在副駕駛座的高階噬夢師將雙手在空中比劃,宮殿外圍的堅固結界驀地變作液態,車隊順利通過護城河上唯一的入口吊橋,進入宛若希臘神殿的方塊國女王住所。入眼景象與結界外的冰冷截然不同,姹紫嫣紅,群花爭艷。

今年輪到方塊國主辦「四國會議」,舉辦會議的目的在商討關稅、廢氣排放限制、重大運動賽事等等的重要國際問題。為期一週,真正的開會時間卻不到四小時,其他時候幾乎都在觀光。可想而知,展現國力成為主辦國負責人員必須絞盡腦汁達成的重要任務。每四年必定得有一樁豔驚四座的大規模開發案、王室必有喜事、國家必出人才。

然而今年,方塊國女王「阿媞米絲」沒有任何準備。別說是自身的喜事了,就連十年前風光落成、號稱全世界最高的魔法局,也在前年被黑桃國魔法局迎頭趕上。

不過不要緊,阿媞米絲本身就是方塊國最驕傲的形象。相對於愛心國女王的豔麗、黑桃國女王的霸氣、梅花國女王的溫柔,她傾國傾城的外貌更在三人之上,而且才智過人,氣度卓然。這還不是阿媞米絲最有魅力的地方,她最大的魅力在於,早年曾經隱藏王室身分,作為網路歌手,活躍於網路世界。真實身分揭曉後,她的人氣直線上升,遙遙領先另外三位女王,網路上的追蹤粉絲數已飆破一億,被譽為全球最美的女神。

不止年輕人崇拜阿媞米絲,方塊國總理「凱薩」也是她的狂熱粉絲。女王的信徒跨越了各階層,遍及全世界。

阿媞米絲站在窗前,雪色長髮與華麗的披風隨風飄盪。微風輕撫她精緻小巧的臉蛋,燦若星辰的眼眸凝望駛進宮殿的車隊,眼波流轉片刻,變為黯淡。

她抿緊紅唇,繼而張口呼喚,「伊克洛斯,你來了嗎?」

戴著眼鏡、肩披醫生白袍的銀髮男人自門邊踏前一步,旁分的髮遮住半張帥臉,身上散發極為強烈的男性費洛蒙。他曲指支著下巴,吊兒郎當的眼神往上吊,不做回應。現在可是欣賞女王優雅姿態的重要時刻。

32C2334

許久未有回答,女王狐疑地轉身,盯著那張不知騙了多少女人的臉,「明明來了,為什麼不回應?」

伊克洛斯聳肩,「不這麼做,您怎麼會回頭看我呢?我的美人。」

阿媞米絲輕蔑地瞥了伊克洛斯一眼,這眼神卻換來對方更多的笑容。從小看到大,從不覺得有何特別的臉,此時似乎多了點溫柔,又好像有那麼一點帥氣,彷彿就是女學生們口中的「男神」。但伊克洛斯的目光有點怪,總讓她無法真切地感受他的魅力。

阿媞米絲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自己,雙手迅速護住胸部,「色狼!」

「這裡只有我和您而已,哪裡有色狼呢?」伊克洛斯轉頭探了一下,房內的確沒半個人,「我在想,女王胸……前是不是該加點墜飾?」

阿媞米絲伸長脖子,高傲地仰起臉,「不需要你來擔心,會議的重點不是我的衣裝。」

「是嗎?這樣更讓我擔心了。」

阿媞米絲不想把話題圍繞在自己身上,「希普諾斯呢?他沒跟你一起來嗎?」邊說邊將雪色長髮撥過來,遮住半露的胸部。

「您說工作狂嗎?他一大早就隨學生出任務去了,就是魔法局凌晨通報的那樁發生於首都『亢區』的案件。如果沒來,就是戰死了吧!」

阿媞米絲冷靜地揮了揮手,像要把這假設揮去,「希普諾斯不會這麼輕易就死,要是他真的死了,你也不會站在這裡跟我聊天,會拚命去把他救回來。」

伊克洛斯攤手搖頭,肩披的醫生袍隨之晃動,「希普諾斯不但是魔法局裡最年輕就得到階級J的男人,還是女王的親衛隊隊長。他不在,我就能篡位了,我為何要救他?哼。」

「你不是已經榮登噬夢學院票選『最佳劈腿對象』冠軍?很棒啊!」女王說著反話,走近伊克洛斯,指著那張騙人的帥臉,「要不是有希普諾斯監督,光是上次的事件,你就得在牢裡蹲個一年半載!」

真搞不懂,為何伊克洛斯這麼喜歡對女學生出手?要是他能改掉好女色的習慣,不抽煙不喝酒,或許是個不錯的男人。

「一直盯著我的臉看,我可是會做出令妳討厭的事情喔,親愛的小媞。」

阿媞米絲沒注意到自己一直盯著對方看,臉頰登時透出紅暈,「登基後,我就不准你叫我的小名了。」

「這就跟從小拿刀叉一樣,要妳拿筷子一時也不習慣吧?」

「我可是會拿筷子的喔!唔……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阿媞米絲在房內來回踱步,輕咬指甲,「只有兩個人,怎麼鬥得過那四個老頑固?」

伊克洛斯盯著自己熟悉到不行的壞習慣,輕笑,「您在人民心中可是完美的女神,怎麼可以咬指甲呢?小時候父母教過,指甲是病菌的來源,您確定要用這種模樣去見人?」

女王沒理會他的閒話,先前她早就把所有傭人和親兵喚到外頭,房內只剩下她與伊克洛斯,不會有人發現她的這個壞習慣,「放心,我只會在你面前這樣。」

伊克洛斯摸著怦怦跳動的胸口,明知道阿媞米絲的話沒有任何特殊涵義,可是沒辦法,誰叫他喜歡上了她?看著阿媞米絲煩惱的模樣,他的眸底泛起關愛。阿媞米絲對外總是表現出冰雪聰慧又驕傲的姿態,私底下卻總來求助他,他能不能因為這樣萌生一點希望?「要我這個青梅竹馬替妳想辦法嗎?」

「你有什麼辦法?」

「那幾個老頑固打算刪減培育噬夢師的經費,碰上與錢有關的問題,怎麼都說不贏執政者。若要他們心服口服,得發生一起大事件,讓全世界人民都看見噬夢師的偉大,將英雄與噬夢師畫上等號,藉由社會輿論制止執政者的迂腐。」

女王哼了一聲,轉開頭,「我還以為是什麼好辦法呢!我可不會為了討要經費,隨便從巴比倫之塔放出惡夢。就算成了英雄,也會波及無辜民眾。」

伊克洛斯頻點頭,說得也是,女王有顆善良的心,所以他這麼喜歡,「我記得紅心國總理非常寵愛他的獨生女,那女孩今年報考了噬夢學院。」

「你說的是蒂娜?」

「正是,所以您已經有一張反對票了。再一張,就足以把這話題延到明年再討論。」

「一張不夠,我要全數人反對。」

「您還真貪心,這已經是最好的狀態了。」

「身為噬夢學院的院長,我不允許任何人否定噬夢師的重要性。你在噬夢學院教課,應該非常了解他們存在的必要性。如果加以刪減,甚至廢除,恐怕傳說中的鬼牌國就會出──」

「噓!」伊克洛斯將食指擺在女王唇邊,瞥眼看向敞開的房門,提醒她賓客已到。

「女王,四位總理已到。」

「請他們進來吧!」

 

侍者帶領四位總理進入會議廳。

挺著圓滾滾大肚子的黑桃國總理大衛摸著臉上的八字鬍,用極為渾厚的嗓音說道:「方塊國還是這麼奢侈啊!看看這金碧輝煌的裝潢、黃金打造的沙發扶手、鑽石點綴的水晶燈,以及……」他色瞇瞇地盯住女王薄透華美的衣衫,「女王身上的精緻禮服,看來徵收了不少民脂民膏。」

伊克洛斯猛然轉身,擋住大衛的視線,笑瞇瞇地俯視矮胖的他。大衛自討沒趣地坐下,其後依序進入會議室的是紅心國總理「查理」、梅花國總理「亞歷山大」,以及近期與女王陷入某種膠著狀態的方塊國總理「凱薩」。

髮尾微捲的凱薩一進門,雙眼就直直瞪向女王身邊的伊克洛斯,這舉動完全燃起了後者的鬥志。

伊克洛斯揚起嘴角,有趣的戰爭,他怎會不加入呢?見凱薩因為座位被侍者安排在他身邊而猶豫不前,伊克洛斯首先伸出手,「久仰大名,阿媞米絲的『前』未婚夫,您好!」

凱薩哼了一聲,禮貌性地伸手,兩人肌膚碰觸的瞬間就抽回手,坐入被安排的位置。

伊克洛斯見賓客陸續就座,用極小且低沉的聲音詢問:「凱薩先生如此紳士,應該不至於被甩了就站去敵方那邊吧?」

先褒後貶,凱薩很清楚伊克洛斯的說話方式,「我可不想被誘拐未成年少女的傢伙說嘴。」

伊克洛斯瞇眼燦笑,「戀愛這檔事,向來都是別人送上門,我不像某人,用上強迫手段。」他從侍者手中接過茶杯,遞給凱薩的同時,又彎身在對方耳邊道:「還好那次是未遂,要是你真對阿媞米絲做了什麼,我會讓你連地獄都去不了,直接人間蒸發。」

凱薩用力拍桌,「你!」

這一拍引來所有人的目光,連對座的阿媞米絲女王也無法避免地與凱薩四目相接。

「別生氣嘛!來喝一口吧!我聽阿媞米絲說,這是你最喜歡喝的印度奶茶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